api
半年的交换生活看香港~
寄托天下 2013-12-10 13:51 我要评论 浏览5343次
[align=center][b]寄托天下:Britney1992[/b][/align]   翻着过去小半年的照片,一张张的铺现似乎又让人回味这过去的一篇篇。   和好朋友经常说,彼此都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回头想想我自己的人生,竟然被我折腾的如此的狂欢。从高考艺术类钢琴、影视专业的报考,到北师大的法学院,经过了一年,又转系到励耘实验班学习文史哲,再到香港中文大学的交换,然后到如今一次偶然的机会“被矫揉造作”得录制“非你莫属”,到如今的工作实习生活。   每一步都有很多人不敢触及的冒险,因为我们的不安分,也因为世间太匆忙,来不及太多的考虑,来不及悲伤。但生活,还是会在你经意不经意间给你带来一点小小的意外,小小的惊喜。   例如,香港。 [b]  第一篇[/b] [b]  香港[/b]   有人说,香港是中西文化合璧;也有人说,香港是文化沙漠,一片苍凉。在这里,你不必缄默。你可以大张旗鼓的赞美,也可以肆无忌惮的谩骂,宣张。甚至你可以看到红磡的两只大队伍,一边宣扬某政党的光辉事迹,另一边喊着让它滚出香港。因为这里的自由,因为这里的口无遮拦,因此,你要有自己的看法,自己的观点,独立的思维。因为有些时候,周围的喧嚣只是一种表象,只是一种作秀。   在港留学交换的半年,也有些朋友来港购物游玩,对香港的褒贬也不一。可我觉得,旅行和生活,永远都是两种东西。仅凭一张七天的旅游签证,你对香港,又能了解多少,又能走进多少。当然,仅仅小半年的生活,我更没有资格对它评头品足,只是一种交流,一种分享。   曾经在facebook和renren上都传过一张相片,是我亲临的香港上环码头拍摄的一个很长很高的扶手电梯。电梯下四面八方来的人们在入口前拥排着队,再往上方一看,人们整整齐齐靠着电梯的右半部分延长着一条直线,没有人为着宽敞或者方便站到左边,因为大家知道,左边,是为那些急行的人预备着。   到过旺角,油尖旺地区是出了名的闹区,旺角更是能体现香港拥挤的市井生活。尤其在花园街,女人街附近,更是挤满了水泄不通的人群。奶茶,椰子,烤串,衣服,宠物,工艺品…对于衣食住行用的物品,几乎都可以在这里解决。你再往地下一看,也会不经意的发现,地面仍是没有杂物的意外的干净。   如果仅仅褒扬着香港,说人们素质高,环境好的话,明显的有点儿不客观。就像西西的《我城》中写到的一样,在这座无根的城市,我也会自觉不自觉的感觉到一种小自卑,一种小游荡。   在繁华的维港灯盏熄灭的那一刻,在尖沙咀国庆烟火暂停的那一刻,在ifc最高层踮脚下望的那一刻,在宿舍楼的琴房蓬头垢面练习着肖邦、巴赫的那一刻了,可能有时太理智的我们也会在那么一个小瞬间成为了性情中人。感叹到,城市愈繁华,你愈来发现自己的卑微,不知道,你该属于哪儿。大家向前拥,你也拥上前去;人潮退掉,你也随着退下。  [b] 第二篇[/b] [b]  香港中文大学[/b]   有人曾经这样描述过港中大:寝室面朝大海、春暖花开、8M宽带、能叫外卖、快递直达、违章不查、白天黑夜水电管够、通宵达旦工友等候、冰箱空调微波炉、沙发摇椅电吹风、闲了趴窗看风景、困了睡到自然醒。   港中大沿袭英国的书院制。除了新亚书院,崇基书院,联合书院,逸夫书院之外,最近几年又新建立一些书院。每个书院都有它相应的学系,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书院和书院之间也有其相对的独立性。   有幸的是,我和慧芳被分到同一个书院—新亚。新亚在中大的山顶,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会选择乘坐校园巴士作为我们的交通工具。中大的课堂大概除了文学院的课程使用广东话教授的之外,其他课程也都是全英文教学。因为对交换生选课限制较少,自己选了人类学,语言学,历史学系的一些课。面对人类学老师每周都有三章节全英文文献阅读,还有三次长达30页paper,心里不觉有一种发怵的感觉。这里每堂课几乎都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lecture,另一部分就是传说中的tutorial,实现师生之间的互动和交流。   很钟意中大的设施。除了大学本部图书馆外,几乎每个书院都有它的独立图书馆和自习室。很留恋大学图书馆的水下自修室。阅读困倦之后,抬头望望天花板,竟然是喷水池流水的灵动。   喜欢宿舍中的厨房,仍记得每到周末跑到百佳,惠康,大埔墟的街市大肆的shopping,让本来很不家居的我也迷恋起了自己品味自己亲手烹饪的菜肴和朋友分享。回到师大之后,似乎还能期望自己能够熬一次黏稠的米粥。   也喜欢宿舍楼里的琴房,心里浮躁之时,关起门窗,聆听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可以是肖邦的马祖卡,亦或巴赫的复调。  [b] 第三篇[/b] [b]  我在香港[/b]   说到自己在香港的生活,当然少不了那些在我青春岁月中抹下浓重的一笔的那些人——我的朋友。   这里,我们,有太多的故事。   一起坐观光车夜游香港,带我回家吃喝睡见妈咪的二家姐大家姐,我的175身高模特身材的室友同房,为了一顿海底捞不辞远途一起过关去深圳的若彤,有顶楼露雨一起下来跟我挤被窝的子健,有夜晚去大厅一起夜聊通宵的Lizzie和Chris,有一起周末聚会,唱诗,爬山,烤肉的Serene和Sol Sol,还有那个缠着让我教他弹钢琴的日本男生Ken,还有一群在博智学校听我讲普通话的孩子们…   在喧嚣的同时,有时,也特别喜欢一个人。   我是一个喜欢游荡的人,尤其在夜晚。脱掉高跟鞋,换上一身运动服,一个人在冲盈着朋友们讲诉的鬼故事的校园里走走跑跑。   或,到我们宿舍的琴房,借着微弱的灯光,断断续续练着从前没有接触过的一首巴赫复调。   这里,的确有太多值得记忆的东西。从孤身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到最终离开这篇土地,离开这里的人,心里那种割舍似的情怀。就像在香港的最后那个夜晚写的那段话一样:的确有些心愿还没有完成,的确有些人还没来得及说再见,的确有些太难以安置的情怀。可是,就像我们说过的那样,我们之间只跨过了一道海关口,只是往返七个小时的飞机,只是不知何时才能再见的不舍,只是距离让我们知道什么是无何奈何。   这小半年,让我对家也有了自己的重新的定义:   小学的时候,回家就是回到我小小的房间;后来上了中学,回家就是回到那个小小的城镇;再后来来到北京上大学,很自豪的跟大家说我的家在东北;现在来到香港读书,感觉整个大陆都是我家……   这小半年,让我对幸福也有了新的定义:   我们总是习惯站在今天的角度去衡量明天的幸福感和满足感,而且我们总是习惯站在自己的角度来衡量别人的幸福感和满足感。然而自己欲望确是永无止境的,所以你就永远不快乐;你眼中的光鲜是别人眼中的平淡,你所经历的无趣又为别人所倾羡。就像在这座城市,你天天在微博,facebook上浮躁得上传各种游玩开心的照片,别人眼中的自己生活的那么的滋润,但有时候只有你自己,才真正了解自己的压力,了解很多情况下自己的力所不能及。最后你可能会发现,快感和幸福感是不同的,正如欲望和需求也是两种东西。为何不转变一下思维,学会用一颗朴素的心去做一个喜乐的人,谁也别羡慕谁的生活。原来,成熟最大的好处就是,原来得不到的东西,现在不想要了。   这小半年,爷爷,姥姥都离开了我。让我对亲情也有了新的定义:   爷爷去世,我还在香港,家人没有通知我。   一周之后,当我听到从北方传来的那个消息,翻阅这几年来所有的相片,视频和日记,却找不到些许痕迹……可我似乎仍能听到他在一声声唤我的名字,在迷迷茫茫中清清晰晰……那个炎热的夏季还句句叮嘱我这叮嘱我那的那个人,在这个对于香港来说夏还未完的节气,却离我而去……甚至没有听到哀歌,甚至没有参加葬礼……原来,对亲人的爱,真的就是那稍纵即逝的眷恋,失去了,便不可再企及。   小时候,总跟家人表各种态,说长大之后要赚多少多少钱,要给他们买多大的房子,多豪华的车…实现这些的话,固然会让他们高兴,但是,你此时此刻完全也有能力来让他们开心,不需要多少金钱,多陪陪家人,多关心他们,尤其你们此刻已经分隔两地,这些其实就足矣。   香港这座城,足够美丽,可是再美丽的风景,都不值得太久的停留。因为,我们始终要前行。   qq:584600711   email:[url=mailto:crystalhku13@gmail.com]crystalhku13@gmail.com[/url] [b]  原贴地址:[/b][url=http://bbs.gter.net/thread-1690361-1-1.html][b]http://bbs.gter.net/thread-1690361-1-1.html[/b][/url]
  • 相关阅读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