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年度汉字”描绘世态百相
参考消息 2017-12-28 16:22 浏览522次

  12月12日,京都清水寺住持森清范写下代表日本社会民情及大事件的年度汉字“北”。图片来源 CFP

  11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爱用的“假新闻”一词荣登柯林斯辞典2017年热词榜榜首。

  汉字言简意赅,概括性很强,往往一个字就能包含巨大的信息量,这既是汉字的迷人之处,也体现了东方人特有的含蓄。因此,精心选择一个汉字来代表一年的世态百相、悲欢离合,在深受中华文明浸染的东亚地区成了普遍景观。一个个年度汉字既反映了现实,又寄托着希望。

  --------------------------------------------------

   现代“年度汉字”评选始于日本

  用一个字做“年终总结”,在中国历史上早已有之。“文、武、昭、仁”,以一个字的评价对帝王将相的一生“盖棺定论”,草拟谥号成为一门专门的学问。不过,现代的“年度汉字”评选是日本发明的。

  1995年,为强化国民对传统文化的认同和掌握,日本成立了汉字能力鉴定协会,发动民众票选概括一年社会境况的汉字。每年12月12日的“汉字日”,在世界文化遗产京都清水寺,担任该协会理事的清水寺住持将票选出的字书写在一张高1.5米、宽1.3米的特大和纸上,供奉于该寺的千手观音菩萨尊前。

  协会在日本各地设置了募集箱,近年来也通过网络收集民意。在大力宣传下,每年都有数十万人参与评选,2013年还开始接受中国、越南等地的海外投票。每年的“年度汉字”公布仪式都有电视直播,高僧挥毫的庄严仪式和民众高涨的热情使这一评选堪称日本文化盛事。

  1995年,阪神大地震造成数万人伤亡,堪称日本战后的最大灾难,“震”成了该国首个“年度世态汉字”。之后数年的年度汉字大多并不美好:1996年的“食”代表食物中毒事件,1997年是“倒”,1998年是“毒”,2001年是“战”,2004年是“灾”……直到2005年纪宫公主大婚、次年悠仁王子诞生,才带来了“爱”和“命”。然而到了2007年,一系列食品安全问题让“伪”成了年度汉字。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日本首相频繁更迭,该国选择“变”代表这一年。2009年日本发生罕见的政党轮替,“新”成为一年的主题;2010年的“暑”后,东日本大地震和纪伊半岛暴雨使身心受重创的日本人在2011年选择了羁绊的“绊”。2012年,千年一遇的日环食、日本在伦敦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东京晴空塔开业和山中伸弥教授荣获诺贝尔奖等诸多成绩让“金”脱颖而出,一举当选。

  日本人的好心情延续到了2013年,“轮”表达了东京当选2020年奥运会举办地的喜悦。2014年,首相安倍晋三给了民众迎头一棒,人们以“税”表达对消费税从5%骤升至8%的不满。2015年,围绕新安保法的争议、全球不断发生恐怖袭击和异常天气,让日本人选择了“安”。

  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金牌潮”、政界的献金问题和搞笑艺人PIKO太郎金色服装的走红,共同助推“金”重登年度汉字。但好日子转瞬即逝,2017年,“北”出现在清水寺的和纸上,体现了日本民众面对朝鲜导弹、洪灾和“薯片危机”忧心忡忡。

  除了民间,皇室和政府也有各自的年度汉字。日本皇室每年举办新春吟诗会,每位皇室成员都要以宫中选出的汉字为主题献诗一首,比如2008年的主题是“月”;政府各部门每年也要公布工作关键词,2010年时任内阁官房长官仙谷由人选择了代表积极进取的“拓”,经济产业相海江田万里感慨于经济形势,选择了“滞”;2016年,安倍晋三提出的年度汉字是“动”,前首相、在野党民进党的干事长野田佳彦则选择了“忍”。

  年度汉字和成语风靡东亚

  2001年,韩国学界效仿日本,开始评选“年度成语”。来自韩国不同专业、年龄层的教授组成推荐委员会,提名22个成语,然后由《教授新闻》周刊领衔筛选出5个,再对全国600~800名教授进行问卷票选。

  “年度成语”堪称韩国当代政治史的章节标题。2001年教授们选出“五里雾中”(比喻模糊恍惚、不明真相的境界),之后几年依次是“离合集散”(各路政治势力追逐权力,分分合合)、“右往左往”(对事情或前进方向难以决定而陷入彷徨)、“党同伐异”、“上火下泽”(相互背离、分裂的现象)、“密云不雨”和“自欺欺人”。韩国政坛的混乱、民众的愤懑可见一斑,难怪多届总统难得善终。

  2008年李明博接替卢武铉后,教授们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当年以“护疾忌医”作为“年度成语”。之后,“旁歧曲径”(借指在国家政策上独断行事,未能顾及民意)、“藏头露尾”、“掩耳盗钟”和“举世皆浊”一路描绘了他的执政史。

  2013年朴槿惠上台,得到了“倒行逆施”的评价;2014年是“指鹿为马”;次年是“昏晕无道”;2016年,教授们选出“君舟民水”为动荡的一年作结。今年12月,“破邪显正”当选“年度成语”,“解弦更张”一词排名第二,寄托了韩国人对文在寅政府的莫大期望。

  中华文化在东南亚影响深远,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也有年度汉字评选。狮城的“字述一年”由新加坡《联合早报》于2011年发起,当年选出了“涨”,次年则是“色”,概括了那一年让该国尴尬不已的各类性丑闻;2013年,领国印尼的森林大火让“霾”成为新加坡年度汉字,2014年则是“乱”。2015年,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病逝,其创建的人民行动党在大选中取得耀眼成绩,令“耀”成为这一年的关键字。2016年“黑天鹅”频频飞起,心惊胆战的新加坡人选择了“变”。2017年,情况恶化到“恐”。

  马来西亚的年度汉字评选也始于2011年,由该国中华大会堂总会和汉文化中心等组织联合举办,第一年的关键字是“转”,次年则是“改”。2013年,因通货膨胀苦不堪言的马来人选择了“涨”;2014年,马航两起空难让“航”字标记了充满悲情的一年;2015年,“贪”败于“苦”,位列年度汉字第二名,但在次年战胜“税、捐、乱、跌、耻、霾”等字登顶。2017年,马来人似乎终于熬出来了,年度汉字“路”代表可进可退。

  自2006年开始,中国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商务印书馆、北京语言大学等单位开始每年发布“汉语盘点”,包括年度国内字、国际字、十大流行语、十大新词、十大网络词语等一系列内容。特殊之处在于,中国分别评选代表国内和国外的汉字,例如2006年的国内关键字为“炒”,国外则为“乱”;2012年分别为“梦”和“衡”,之后是“房”和“争”、“法”和“失”、“廉”和“恐”、“规”和“变”。12月21日,2017年中国年度字词发布,“享、初心、智、人类命运共同体”分别当选年度国内字、国内词、国际字以及国际词。

  西方:大数据“海选”年度热词

  西方国家同样会发布各自的年度词汇,但相比于东亚以反映时事、表达心愿、抒发情感为主旨,西方年度词更多的是统计数据的结果,更接近狭义的“热词”。

  2004年开始发布年度热词的英国牛津出版社因历史悠久、学术地位特殊,在英语世界的热词评选中占有重要地位。牛津热词并不局限于单字或成语,也可能是表述或词组,比如2011年的“被挤在中间”(Squeezedmiddle),甚至可以是表情符号,比如2015年的“笑哭了”。流行的新造词也能成为年度热词,比如2008年是“超级惜油”(Hypermiling),今年则是“青年震荡”(Youthquake)。

  在美国,热词评选更偏向定量研究,比如柯林斯辞典统计单词搜索量分析得出的榜单。11月2日,“假新闻”因在过去一年的使用率增加了365%,荣登2017年热词榜榜首。

  定量研究也能体现深层的社会和文化因素。2010年“呜呜祖拉”成为英国年度热词,显然是受南非世界杯影响;与此同时,美国的热词是“紧缩”。2015年,美国韦氏词典宣布“主义”(-ism)为年度热词;同年,在涌入89万难民的德国,“难民”成为热词;法国因《查理周刊》恐袭事件,这一年的关键词是“查理”。2016年,“除夕夜性侵”事件在德国热词排行榜上名列第三,第一名则是“后真相”。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