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新举措殃及中国留学生?
青年参考 2017-12-14 12:11 浏览2538次

当地时间10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召开新闻发布会大谈改革。当地时间10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召开新闻发布会大谈改革。

  当地时间12月1日深夜,随着“减税与就业法案”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涉险过关,特朗普终于取得了其上任以来最重大的立法胜利,他欢呼自己给美国人民送上了一份“圣诞大礼”。

  然而,留学美国的中国博士生们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在此前众议院先行通过的法案中明确提出,新的税收条例将废除此前对博士生的税务减免,这意味着他们的应缴税额将大幅增加,博士学位对很多人来说,将成为经济上的“不可承受之重”。

  对相当一部分中国家庭来说,美国高校每年数万美元的学费是个过于沉重的负担。根据美国教育部的数据,在2011年至2012年,美国一半以上的硕士生和博士生年收入少于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2万元),略高于美国年收入1.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9万元)的贫困线。

  幸运的是,美国大学通常通过减免学费和发放奖学金等方式为博士生提供补助,这也是众多中国学生得以在美国读博的重要原因之一。奖学金一般以两种方式发放,其一是直接发放到学生账户里,其二是为博士生们提供助教、助研岗位,学生们只要通过每周不超过20个小时的工作(寒暑假可申请延长工时),就能获得每年2万至3万美元的收入,并获得学费减免,减免的数额往往不少于工资收入。例如,麻省理工学院每年为每位博士生提供3.3万美元奖学金,还会减免约5万美元学费。

  此前,在美国读博士的学生在缴税时,只按直接发放到账户里的奖学金,以及作为助教、助研的工资缴纳个人所得税。也就是说,一位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生只有3.3万美元的收入需要计税,如果他(她)未婚的话,除去1.2万美元的免税额度,按税率15%计算,只需缴税3150美元。

  然而,按照即将实施的新政,被免除的学费也将被计入应纳税的收入,也就是说,这位麻省理工学院博士生的收入将一下“被提高”到约8.5万美元,税率也水涨船高到25%,也就是18250美元。然而他(她)的实际收入没有变化,由此计算,博士生们承受的税率高达55.3%,比针对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者的最高一档税率39.6%还要高。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11月16日估算称,如果新法案生效,美国博士生的纳税金额将增加3至4倍。“众议院刚投票让研究生破产。”正在麻省理工学院研究神经科学的艾琳·卢索在《纽约时报》上写道。《华盛顿邮报》则援引国会税收联合委员会的估算称,法案将在未来10年给所有在美国求学的学生及其家庭增加超过710亿美元的负担。STEM(科学、技术、工程、医学)领域可能成为受影响最大的领域,因为享受学费减免优惠的研究生中约有60%集中在STEM领域。

  博士生们一片哀鸣。艾琳·卢索写道:“这将使维持生计变得几乎不可能,只有最富有的学生才读得起博士……目前高校里的少数群体受的打击最为严重,许多学生几乎肯定要彻底离开学术界。这将大幅削弱美国的竞争力。”一名耶鲁大学天文学博士生对中国媒体表示,如果税额增加,他要么需要向银行贷款,要么就得放弃读博;他不想离开学术界,但他也不想欠下一堆还不清的债。

  美国博士生尚且如此,中国博士生的境遇可想而知。就读于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政治科学学院的王同学对笔者表示: “这相当于我的奖学金要抵扣两部分税金,才能发放到手上。现在我做助教拿到的薪水根本不够养活自己,如果进一步削减的话,我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我的科研之路要怎么走下去了。”

  冲击不止于此。按照新法案,如果私立学校拥有巨额捐赠基金,将需缴纳1.4%的税额,而众所周知美国顶尖高校几乎均为私立学校。

  当然,也不是没有好消息。新法案将使各收入层的未婚居民获得一定程度的税收减免,这多少能够补偿一些留学生的损失。

  美国多所大学也在采取行动,评估新政对博士生们的影响。耶鲁大学网站早在12月1日就回应称,副校长林恩·库里在给全体学生的邮件中表示,耶鲁大学“强烈反对”相关条款,学校正在想办法维持减税优惠。哈佛大学网站在12月9日称,哈佛大学研究生院院长艾玛·丹奇在给所有研究生的邮件中写道,校方正在“试图理解”新法案,并和学生们共同面对新法案对研究生的影响。

  虽然新法案在参众两院均已通过,但接下来的一个月中,将有一个特别委员会协调两院各自版本中有差异的条款,最早也要到圣诞节才能将最后的法案提交给特朗普签署。在参议院的法案中,并没有对学费减免征税的条款,而特朗普政府已经表示,最后实施的方案可能更接近参议院的版本。广大美国博士生依然有希望逃过一劫。

  对中国留学生而言,有一个利好。根据1986年11月生效的中美两国政府《关于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在美时间不超过3年的访问学者、客座教授,从事教学与科研的收入不必缴税(仅指联邦税,下同),留学人员的收入若系奖学金则不必缴税;若属于个人劳务所得,可从总收入中除去5000美元再计联邦税。

  这就意味着,如果助教、助研的工资乃至“学费减免”均被定义为奖学金,那么即使新政完全按众议院的版本实施,中国留学生也能据此申请免除所得税。12月6日,康奈尔大学在网站上发表声明,称康奈尔大学给研究生减免的学费属于奖学金,不会受新政影响。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