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上大学:中国留学生分享在日留学经历
中国青年网 2017-09-13 16:13 浏览233次

2016年9月9日,日本茨城县大洗町,我所在的日本明治大学诗吟社团举行暑期集训,社员晨跑到海边练声。日本诗吟是一种将汉诗与和歌加上曲调咏唱的艺术形式。  2016年9月9日,日本茨城县大洗町,我所在的日本明治大学诗吟社团举行暑期集训,社员晨跑到海边练声。日本诗吟是一种将汉诗与和歌加上曲调咏唱的艺术形式。

2015年3月4日,日本群马县岩宿遗迹,明治大学考古学专业学生参观博物馆和挖掘现场。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实习。2015年3月4日,日本群马县岩宿遗迹,明治大学考古学专业学生参观博物馆和挖掘现场。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实习。

2015年2月6日,日本东京一所语言学校的茶道课上,留学生实践茶道礼仪。2015年2月6日,日本东京一所语言学校的茶道课上,留学生实践茶道礼仪。

2014年7月16日,日本东京池袋举行灯祭,祭典队列在街头行进。2014年7月16日,日本东京池袋举行灯祭,祭典队列在街头行进。

2017年6月17日,日本大阪,我所在的明治大学诗吟社团和另一所大学的社团聚会。2017年6月17日,日本大阪,我所在的明治大学诗吟社团和另一所大学的社团聚会。

2017年8月23日,日本群马县的牧场,游客观看来自新西兰的牧羊表演。2017年8月23日,日本群马县的牧场,游客观看来自新西兰的牧羊表演。

  “刚到日本,不知所措。第一天晚上相当难熬,一关灯,所有的记忆就如洪水般涌出,将我淹没。但是我不能后悔。若是连我都动摇后悔,那么我就真的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这段文字来自我在日本第一天写的日记。我来自北京,今年20岁,2017年9月13日是我赴日留学的第962天。

  我在北京就读的高中第一外语是日语,同年级里有三分之一的同学选择赴日读大学,我也在考虑留学。在即将迈入高三的暑假,我想,不如把自己扔出去,看看能成长成什么样。和父母交流后他们表示支持,甚至比原计划提前3个月把我送到了日本,让我适应环境。

  在东京的语言学校学习了一段时间后,我被位于东京的私立大学——明治大学考古学专业录取。周恩来也曾在明治大学短期学习过。让我意外的是,这个专业平均每4年才迎来一名留学生,我是该专业这一届唯一的外国学生。

  “为什么你要选择去日本留学?”许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因为初中开始学习日语、喜欢动漫而选择来到日本。这里离中国很近,随时可以回去;也没有多少时差,随时可以和父母说话——刚到日本时,我只要想到这点,就觉得无比安心。

  周围有很多留学生,我觉得自己算是幸运的那一个。

  这两年里,我交到了来自各个国家的朋友。抛去国籍的界限,我们一起聊游戏动漫,一起参加和动漫相关的活动,性格、笑点也相近。他们对中国感兴趣,也会因为“中国历史太悠久,学起来太复杂”而为学习中国考古担忧。虽然我做好了在异国他乡“出了事没人帮”的准备,但是当我试图一个人挺过难关的时候,总会有人默默地支撑着我。

  日本的大学里不存在“班级”,同年级学生选的课不同,有些同学一周只能见上一面。我听了学姐的建议,加入了一个学生社团——诗吟部,活动内容是把和歌、汉诗谱上曲唱出来。社团里的人不算多,现在只有我一个中国成员,大家相处融洽。社团里的日本学生有人去过四川、内蒙古等地旅游,还有人正在学习中文,时不时就会和我说上一段,发音竟然非常好。学长还会向不知该去哪里留学的同学建议,“中国很好啊,去中国看看”。

  去年秋天,我因为身体问题不得不暂停社团活动,生活被繁重的学业和医院占据,和人交流的机会更少了。日本朋友们会不时发信息询问我的状况,或是来和我见面,聊聊课上或社团里发生的事。

  有时候我觉得日本人很“怪”——他们会尽力帮我,但交谈时却总是感觉若即若离。后来我明白了,他们并不是怪,只是稍微慢热、内向一些。也许在他们眼中,我同样是个怪人。

  出国时间久了,我有时觉得还是和同胞待在一起最舒服,毕竟讲笑话还是用母语最亲切自然。中国留学生之间时常聚会,每个人又在大学社团、院系里有着可以接纳自己的圈子。

  来日本之前,我从别人口中、动漫和日剧中了解日本人:他们刻板、热血、爱抱团,可能不太容易融入。到了日本我才切身体会到,这个国家也是由各种各样的人组成的。

  两周前,我在买完东西回家的路上因一时疏忽,换手拎袋子时不小心将长柄伞横了过来,可能会妨碍其他行人,道歉后依然受到了一位路过的阿姨措辞激烈的责骂。和日本朋友聊起时,有人代替她向我道歉,有人劝我不要在意,也有人建议下次遇到这种攻击可以当场反击。共同点是,他们都会问我“没事吧?一定要注意安全”。

  出租车司机,社团里的老前辈,在语言学校旁经营小餐馆、经常照顾中国留学生的日本夫妇……这些日本人都曾对我们说,两个国家的友谊就靠你们了。

  两年前,我也许会试图用一句话概括日本。但是现在,我觉得不应该用自己的遭遇概括整个国家。用一句话就能概括的社会不能称之为一个社会。构成日本社会的,是无数和我们一样,有自己的信仰和目标的人。他们的确容易跟着大众摇摆,但是审视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关旖初(日本明治大学大二学生)摄影写文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9月13日 04 版)


广告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