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移民禁令受重挫 总统说了不算
一财网 2017-02-07 09:29 浏览1306次

  特朗普上台两星期,美国的主流媒体已经把他从头到尾都批了个遍。就连他服用生发剂的事,纽约时报这么“庄严 ”的报纸也不惜做一回黄色小报来宣扬一番。

  而特朗普上任以来第一次受到重大挫折则来自司法部门。

  美国国土安全部2月4日发布声明,根据美国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罗巴特(James Robart)3日作出的裁决,在全美范围内暂停实施特朗普颁布的限制难民等群体入境的行政令。

  国土安全部代理新闻发言人吉利恩·克里斯滕森在声明中说,根据联邦法官裁决,立即暂停“任何及所有”执行这一总统行政令的行动。国土安全部将恢复此前对待入境旅客的检查方式。

  特朗普1月27日签署行政令,暂禁全球难民和西亚北非7国公民入境:在120天内暂停所有难民入境;在90天内暂停伊朗、苏丹、叙利亚、利比亚、索马里、也门和伊拉克7国公民入境;无限期禁止叙利亚难民进入美国。此外,美国国务院3日称,美国已经因为入境限制令暂时撤销近6万份之前签发的合法签证。

  在禁令颁布之后的一周内,美国各地抗议不断。华盛顿州监察长弗格森(Bob Ferguson)就入境限制令起诉特朗普政府。罗巴特3日作出裁决,在全美范围内暂停实施特朗普颁布的限制难民等群体入境的行政令。

  罗巴特作出裁决后,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3日晚即通过电话会议通知美国主要航空公司“恢复正常运作”。4日,飞往美国的国际航班纷纷允许受特朗普行政令所限制的旅客登机。

  到底谁说了算

  特朗普签署的入境限制令不仅引起轩然大波,而且让人发出疑问,到底特朗普的总统令有多大的效力?按照三权分立的原则,总统作为行政机关的首脑,让谁入境似乎是他的权利范围。特朗普就在4日早晨推文感叹:“如果一个国家不能决定谁能谁不能进出,这将是一个大灾难,特别是牵涉到国家安全原因的时候。”

  但是总统以及其领导的行政部门虽然管理包括签证签发、海关边防在内的日常事物,却只能在国会通过的法律框架下操作。例如,是否颁发签证是国务院下属签证官的判断,是否能入境是国土安全部下属官员的判断。但是这些操作必须符合现行法律。比如移民法明确规定H1每年名额只有8.5万个,即使是总统下令也不能多发一张。总统令只能要求改变一些法律没有框死的部分,例如增加收费、增加提供资料的难度等。

  法院主管司法审判权,只能对总统以及行政部门违反法律的部分加以干涉。

  弗格森曾是16名反对特朗普入境限制令的州监察长之一,他们称这个行政命令非法且违反美国精神。他在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的入境限制令后声明称:“没有人能够凌驾法律之上,总统也不例外。这个起诉是反对违反宪法的行政命令。这个禁令违反了法理。”

  按照弗格森的诉状,“移民禁令明确地指出这种歧视是基于国家的起源或信仰,但是却违背了州的保护公民人权和宗教自由的历史”。 弗格森认为,特朗普的入境限制令违背了宪法保障的平等人权,是彻头彻尾的基于宗教和出生国进行的歧视,不仅违反了美国精神而且也违反宪法,所以法院有权否决总统令。

  罗巴特在判决时质疑特朗普行政命令的依据,他认为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应基于事实,而非虚构情节”。他认为,政府拿“9·11”恐怖袭击作为禁令的理据,但事实却是并没有来自该七国的公民曾在美国本土做出袭击。

  特朗普的反

  白宫新闻秘书斯派斯对法院的判决表示,入境限制令是“合法和适当的”,“总统的命令是为了保护祖国,他被宪法赋予权威和责任以保护美国人民”。

  不过,美国总统的声音在主流媒体的一律声讨中显得有点单薄。面对美国媒体的轰炸,特朗普只是用自己的老办法,频繁发布推特来指责反对禁令的人。

  “因为入境限制令被解除,许多很坏且危险的人可能大量涌入。”特朗普在最近发的一次推特中这样说。

  4日晚上,美国司法部正式向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推翻罗巴特法官的裁决。而弗格森州监察长则表示他准备在必要时用一切手段把他手中的案件诉至最高法院。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