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工作签证或收紧:特朗普会是留学生噩梦吗
环球网 2016-11-21 16:01 浏览1528次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一石激起千层浪,全球各国都在猜测特朗普充满悬念的政治、经济、外交政策。在美国生活的国际留学生们是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没有投票权,但新政府的政策和他们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不少人认为,特朗普极端保守的移民政策未来会影响到留学生的签证和发展,甚至有人喊出“特朗普是留学生的噩梦”。但《环球时报》记者在美国的调查采访发现,情况或许没那么糟糕。

  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的一些高中生通过游行表达对特朗普的不满。 

  留学生迎来就业寒冬?

  国际学生到美国读书最常见的两种签证是全日制学生签证F1和访问学者签证J1,特朗普竞选早期曾表示要终止J1签证,因为持J1签证的学者可以在美国合法工作。特朗普并没有专门针对F1签证发表过观点,但他的一些移民签证观点让人担心会对F1学生造成冲击。特朗普10月曾称,他要驱逐200万有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但有些母国拒绝接受,所以他会取消来自这些国家的签证申请,特朗普并没有明确指出这些国家。

  F1学生毕业后可以在美国实习(合法工作)12个月,也就是大家熟知的OPT(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专业实习期)。特朗普认为,OPT是变相允许外国人抢美国人工作,表示要废除。更恐怖的是,取消OPT不需要经过国会冗长的讨论批准形成法案才可以执行,总统发布行政命令就可以立即实施;OPT一旦取消,留学生一毕业就需要回国,这对很多留学生来说,无疑是个糟糕的政策,意味着失去在美国工作的机会。虽然具体政策尚未出台,但美国的一些学校担心,特朗普上任后,申请美国大学的国际生源数量会降低。

  2008年,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专业的学生OPT延长为29个月,2016年又延长到36个月,其他专业依旧是12个月。这对STEM专业毕业生无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因为不仅可以获得3年的美国工作经验,还可以抽3次工作签证,大大提升中签率。希拉里今年竞选时还提出,STEM专业毕业的研究生或博士生可以直接获得绿卡申请资格,一度让STEM专业的留学生充满期待。伯晟教育创始人花千乔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特朗普曾说STEM政策是一个骗局。目前的STEM政策导致这些行业的工作人员大多是以中国和印度为主的留学生。特朗普的竞选口号之一就是把美国人的工作拿回来。因此,他有可能缩减STEM专业名单。

  但USNews的数据显示,美国毕业的STEM人才远远无法满足社会需求;特朗普本人也曾经在推特上表示,美国需要受过良好教育的技术人才。所以也有分析认为,STEM专业的留学生所受冲击有限。

  来自美国安柏瑞德航空航天大学的中国留学生Submoa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很多希拉里的铁粉都会说民主党支持多元化,殊不知STEM是共和党提出的。对于这个议案,当时民主党几乎是全票反对。现在共和党占了国会的大多数,对于留学生有利的项目只会越来越多。”

  移民选择不再有?

  在OPT结束之前,留学生必须申请到H-1B工作签证才能在实习期结束后继续工作。H-1B是绝大部分中国留学生合法移民美国的最常用方式。持有H-1B签证后,申请人可边工作,边申请绿卡。现在H-1B签证难度已经相当高,2016年全美大约有23.6万人申请6.5万个名额,签证申请采用抽签方式,意味着中签率只有27.5%。持有H-1B签证者可以在美国工作3年,然后可以再延长3年,6年期满后,如果签证持有者没申请到绿卡,就必须离开美国。

  特朗普今年3月曾表示,工作签证实质上是廉价劳工,他要永久停止工作签证的使用,所有公司都必须绝对优先考虑美国人。因此,不少人认为,加大工作签证难度对本就困难重重的合法移民途径无疑是雪上加霜。而合法移民的机会减少,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一些人的赴美留学选择。

  不过也有人持乐观态度。布朗大学的在读博士王同学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特朗普反对的主要是H-1B被滥用。因为每年的H-1B 名额中,大部分被印度的ICC(也就是外包公司)拿走,同时还包括墨西哥建筑工、菲律宾女佣等等。这些就业确实算不上是高技术,而中国人大多集中于STEM 专业。”

  对于在美的工作签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留学生建议发出“中国声音”,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工作签证不是按高考分数排座次,而是利益集团你死我活的斗争。印度总理莫迪说,印度科技行业极大促进了美国发展,要求奥巴马要容忍ICC。华盛顿技术工人联盟说,OPT阻碍我们找工作,应彻底废除。扎克伯格说,H-1B要增加,这样硅谷才有足够人才后备军。可是没有中国的声音,所以中国留学生必须要团结起来。”

  不会出现剧烈震荡

  除了签证,赴美留学的学习也可能受到影响。特朗普当选后,很多美国高校的师生对选举结果表示不满,也有不少游行示威活动。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中国留学生郑明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美国的大学、研究所与公司的投资和支持是分不开的。公司的投资需要看国内外市场和经济政策的风向,一言不合就撤资也有可能发生。因此,同学们在选择导师时,要注意选择比较有钱且从事研究较为稳定的老师。为什么要有钱?因为这涉及同学自身的福利,可能关乎在实验室的工资、有没有奖学金等。为什么要稳定?很多大学的教授来自世界各地,可能一不开心就回国了。如果研究生还没毕业、导师就移民走了的话,会很麻烦。所以正在筹备申请的同学们,需要谨慎选择自己的导师和实验室。”

  在美国,联邦政府、州政府、郡政府等都不存在隶属关系,特朗普不可能通过行政命令干预独立运营的私立大学和受州政府资助的公立大学的招生,传统上由州及郡政府负责的教育体系也不太可能因为特朗普的当选出现剧烈震荡。花千乔对《环球时报》表示,她认为,国际学生为美国带来几十亿美金的贡献,同时没有带来任何麻烦。“9·11”后美国建立的SEVIS系统(student and exchange visitor program)以及签证指纹系统确保了在美国读书的每个国际学生都能被追踪到。国际学生不会成为美国的国家安全隐患。特朗普没有任何理由去改变现有的国际学生政策。(作者王岩辉 藤云大数据留学创始人)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