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级抄袭困扰美国斯坦福大学海归创业者
中国青年网 2016-11-08 11:55 浏览1253次

  金亦冶的朋友圈,除了“死了”的创业者,就是“活着”的创业者。这个在美国待了四五年的年轻人,从中学开始心中就定下了一个坚定的目标——创业。

  不久前,他应邀去一所大学给同学们讲课,对自己在上海多年的创业奋斗史进行了总结,他给了新晋大学生们3句创业“名言”——比赛很酷,现实很残酷;创新是创业者的墓志铭;心若苟且,哪里都没有诗和远方。

  如果不创业,金亦冶当个模特也不错。他有着一米八几的高挑身材,挺拔,步伐稳健,大眼睛和高鼻梁恰如其分地镶嵌在一张略带棱角的脸上。他总爱鼓励别人,运营团队但凡做出一点小“成绩”,比如在办公室里立一张很有个性的告示牌,他都会哈哈笑着给一句鼓励的话:“谁想出来的?真不错。”

  这个出生于1985年、硕士研究生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小老板”,如今顶着的工作压力人们很难体会。从2015年7月至今,他身边很多朋友的公司都倒闭了。他保守估计,“大约有80%”。这段时间,创业企业无一例外地经历了资本寒冬,在“没钱往里砸”的情况下,很多小公司的商业模式、团队成员都发生了变动。

  半年前,钱还多得花不完。2014年被称为中国资本的狂热期,这段时间,金亦冶形容:“大多数公司,稍微包装一下,都能拿到投资。”按照一般规律,每隔三到五年,资本就会“冷”一次;但在中国,最近一波寒潮,距上一波寒潮仅仅只隔了一年多时间,钱离开得实在太快。

  金亦冶因此觉得现实残酷,“拿不到钱,再好的商业模式也活不下来。”Ping++活了下来。金亦冶创办的这个小公司,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砸钱,而是冲着挣钱的目标在努力。它为各种中小企业提供创业初期所急需的交易管理、支付业务服务。中小企业不需要自己聘用专门的技术人员,只要给Ping++一笔钱,它就能直接为其提供与支付宝、微信、银联等支付终端相连的技术。

  除了连接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外,Ping++还有95%的业务收入来源于订单管理业务,它能告诉雇主最近产生了哪些退款记录,对财务进行报表、对账、监控等。明眼人很快就能发现这门“生意”的好处和坏处。好处是,它的服务对象几乎涉及所有与互联网有关的中小企业以及那些正在谋求转型的传统企业;坏处是,这种商业模式太容易被模仿了。

  从理论上来说,只要有一个四五人的技术团队,外加一名人脉足够广的销售兼CEO,就可以开一间与Ping++具有差不多相同功能的新公司。新公司的收费可做到比Ping++更低。

  金亦冶因此说创新是创新者的墓志铭,“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很容易被别人抄袭。而且是像素级的抄袭。”金亦冶所说的“像素级抄袭”,大概意思是一些抄袭者连极微小的“像素”都不会放过,全盘通抄。

  比如,Ping++的技术团队在编程过程中专门埋了一些防止抄袭的“点”,这些“点”并不会对软件的运行产生影响,但当系统代码被他人使用时,这些“点”会及时发出警报,“你觉得我这个商业模式好,你照葫芦画瓢是可以的。但你不可以把我的系统源代码直接复制粘贴,最后连改都不改,就变成你的了。”

  这种细节,客户们可不会知道。客户只会知道,有好几家公司都在做着与Ping++差不多的事,而且报价比Ping++更低,“对方可能承诺客户,那些功能都能实现,但客户用后会发现,它除了网站跟Ping++差不多之外,服务能力、设备应用能力远不及Ping++。”

  去年,这种“像素级抄袭”就已经出现了。也是去年,金亦冶开始听人说起,有的创业者在进行路演时会主动拿自己的业务和Ping++作比较,“我们做起来之后,名气出来了,却碰上了抄袭这种事儿。”

  金亦冶说,Ping++所在的B2B行业,目前主要依靠口碑和积累做生意,单纯抄袭并不能帮助一些刚刚创业的小公司做大买卖,“就算抄了我的网页,我的技术团队能力,你达不到;我承诺给人的服务,你做不到了。”时间长了,一些初创小公司会自然遭淘汰。并且,和银行、卡组织打交道的本事,并不是每一个初创小公司都能练就的。

  创业伊始,金亦冶也常常在银行、卡组织面前吃闭门羹,“它们是传统的大型金融机构,它们有什么理由要跟你一个初创企业谈生意?”一些B2B交易,企业要向客户付钱,分账系统如何运作,钱如何从总公司分到下面商户和个人,这些,都是Ping++在年复一年的积累中获得的经验。

  金亦冶特别想劝说那些抄袭者,“心若苟且,哪里都没有诗和远方。”即便是在Ping++已经做到领先的情况下,他还是有很多谈不下来的生意和合作,“重要的、大客户谈不下来,就换一些小客户谈谈。先把生意做起来再说,而不是先去想着怎么把别人的商业模式抄过来。”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