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狂的留学回忆录:英语再差也能交到朋友
《留学》杂志 2016-05-18 12:25 浏览1139次

   每个留学生都有自己交际的固定场所,或是在Party上,或是在图书馆,或是在社团。而作为健身狂的我,健身房就是我最好的交友场所。

  在英国,我的交友场所就是健身房

  回国至今已有5个月了,每当去健身房换好服装、站在更衣室的大镜子前打量自己,我都会想起在英国的那段日子。似乎只要我一迈出健身房,那一群好哥们就会笑着嚷嚷道:“come on bro! crazy chest day ha?”他们的脸庞浮现在我眼前,似乎在问我“lee,你还在坚持吗?”

  出国前,父母在饭桌上对我说:“留学不是为了换个地方读书,而是希望你可以走出去,感受不一样的生活,找到你想要的。”当时正埋头扒饭的我,一脸茫然,只是应承的回复了句“我会努力的。”我是一个自由散漫的人,打小便不受父母和家长的管控,无心学习,只爱健身,但大学毕业后,我还是接受了家里的安排,去英国留学。

  初遇Nason:梦想可以很简单

  初到英国,语言不通让我吃了很多苦头,孤独就是其中一个。无法和外国朋友进行良好沟通的我,选择每天晚上健身3个小时。我清楚的记得,每当回到家打开房门,里面都是一片寂静,我坐在床上换算着时间,想象着家里的饭菜,头一次怀疑我的选择是错的。随着课业的加重,语言愈发成为我学习的头等问题,为了释放这种压力,我对健身房的依赖与日倍增,从往常每晚三个小时,到健身房关门我才离开,也正是因为这种依赖,我认识了在英国的第一个外国朋友,Nason。

  Nason永远是在健身房关门前的半个小时出现,一来便开始快速的推胸、拉背、练肩。一次,他在卧推时因为力竭,几乎支撑不住杠铃,我快速上前帮他扶稳杠,鼓励他:” one more left!“ 他起身后拍了拍我,教会了我他的握手礼,就这样,我们成为了朋友。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每当24小时自习室里第二个钟声响起时,他都会拍一下我的后背,提醒我该回去休息了。交谈中,他也会经常温和地改正我蹩脚的口语。

  一次聊天中,Nason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我顺嘴回答:“什么梦想不梦想,有工作有事情做就行。”而Nason顿时愣住,对我说到:“lee, 人生不是为了做什么而做,你要先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样的人。”他说他的梦想很简单,就是用学到的景观设计知识让城市变得更美好。我问他:“这个简单吗?”他回答道:“简单啊,不管怎样我会坚持下去的。”那一刻,我在他眼里看到了光,一种我似曾相识的光。

  健身无假期 “黑哥哥”路人转粉

  暑假到了,Nason向我推荐了一所镇上的健身房,健身、口语两不误。初来乍到,一个 “黄皮肤”的我,在力量区和世界各肤色的人一起训练是那么格格不入,他们看着我,那眼神是疑惑?是嘲笑?这不禁让我有些恼火。但是,随着训练时哑铃卧推公斤的增加,周围愈发安静,等我推完最后一组起身后,旁边的一个“黑哥哥”很有气势的向我走来,一副要打架的样子,他走过来,伸出了两只大手,一只钳住了我的手,另一只握住了我的手。“yo!bro! awesome bro!if you need help! tell me bro! I like you!” 突如起来的问候和夸奖让我匪夷所思,“黑哥哥”的热情也让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和我的性取向不太一样。事后,我问他为什么当时要钳住我的手,他说怕我不和他握,他会很没面子。

  随着我在英国的健身房锻炼时间拉长,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即使英语再差,你都可以在健身中交到朋友。一个简单的保护,或者一次共同训练,就会有人主动和你聊天。我的英语水平由此进步飞速,越来越多的人对我报以微笑,和我握手或撞拳,我也因此认识了更多的朋友,健身房的黑哥哥,共同练背的学校后勤主管白人大(微博)哥,一起练瑜伽的出租司机巴基斯坦小帅哥,一块推肩的酒吧保安混血大叔,和开理发馆和卡巴巴餐馆的库尔德兄弟,是他们让我在英国的生活中从无色到五彩,让我的梦想变得更加坚定。

  欲用违禁药物被阻“忘年交”英国师父匡正我的健身之路

  在英国的这两年里,影响我最深的人是一个老人,他就是我在英国的师父,Aish。

  一天傍晚,我和“黑哥哥”在健身房一起推胸,一个巴基斯坦老头站在我面前,刚躺下训练的黑哥哥迅速起身与他握手,这让我很困惑。似乎感觉到了我的不解,这个老头冲我笑了笑:“能一起训练吗?”我有些费解,和一个老头一起训练,他能跟得上节奏吗?然而事实是如此打脸,不到一个小时,我们两个年轻人大汗淋漓呼哧带喘,却离老头的重量和节奏差了一大截,我不得不重新开始打量起这个老爷子,却听得他坐在卧推凳上笑着对我说:“我看到你很喜欢健身也很努力,我很想教一个你这样的中国学生。”就这样,一个60岁的巴基斯坦老人和一个24岁的中国小伙组成了一个奇特的健身组合。

  Aish自训练开始,不仅没有收过一镑学费,还像父亲一样关怀着我,带我走出歧路。在健身房有这么一群人,平时简单地的炼两下,就能轻松练就满身肌肉。后来我偶然得知,在英国变成大块头很容易,因为可以轻松买到违禁药品,各种类的固醇和生长激素,已经多到见怪不怪了。在看到一些人“一夜之间”得到好身材后,我不自觉地懂了歪心思,转而央求师父帮我买一些生长激素来用用看。他沉默不语,歪过头足足看了我一分钟,那是唯一一次在我记忆中,他在训练中途便领着我走出健身房,我俩坐在健身房旁小路的石凳上,他讲起了自己的故事。Aish28岁那年,因为一次力量举失误,健美事业由此葬送,当时有人奉劝已经小有名气的他用药来替代高强度训练,但他坚持不用药,很快就丧失了专业资格,转而成为了一名二手家具商人。但他并没有放弃他想要的,在之后的32年中他几乎天天训练,没有休息。他告诉我:“lee,不要在乎你要得到的,要明白为了什么而做,有可能你一辈子的坚持都没有成功,但是这不影响你用正确的方式追求你想要的。用自己的力量去实现你要的,你才会更加强大。”说完他转头看着灯光,那一刻,从他的眼神里我同样看到了一束光,那束在我心里越来越强烈的光。

  健身之道在于精神

  "宁愿身饿 不要心饿”

  转眼又是一年夏天,我清晰地记得那是2015年6月18日晚,我在师父家吃了一顿极为丰盛的晚餐,在看着他和家人礼拜完以后,师父很严肃的对我说:“lee,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就是斋月了,我还会和你一起训练,但是请你督促我,不要让我吃饭。”当时以为开玩笑的我,后来发现,从那天开始,Aish确实从日出至日落,滴米不食,滴水不进。而对于夏日制的英国来说,这代表了从凌晨四点到晚上10点,将尽有18个小时不能进食。

  而在此状况下,一个老人还能和两三个20多岁的小伙在健身房疯狂训练3个小时,这让我无比震撼。记得在斋月里,一次背部训练日,师父很反常的大汗淋漓,我关心的问他:“你还好吧?要不休息一下?我包里有蛋白棒。”他擦了一把汗,微笑的回到:“一切正常,我的身体很饿,但是我的心很饱。Lee,你记住,身体饿了不可怕,心饿才可怕。永远不要让你的心饿了。“至今我还记得那天,因为那天一个让我觉醒的日子。

  毕业回国前夕,我邀请了所有健身房的朋友来家里聚会。刚开始的气氛还很热烈,但是随着酒精的升温,悲伤的情绪随之蔓延,大家都开始沉默不语。这时Aish提议,每个人都送一句话给我,当做临行赠言。库尔德小伙Sam和fireman躬身道:“珍重兄弟。”和我同名的mix大叔流下了大哈喇子和眼泪。黑人小哥默罕默德和黑哥哥Mark跟我进行了最后一次握手礼,Nesion掩面而泣,Aish的眼眶里则闪烁了不肯留下的泪水,只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最后一杯酒,大家同时祝我不要放弃梦想,而我终于忍不住痛声大哭。我哭,不是因为不舍而哭泣,而是我寻找到了和我一样坚持梦想的人。而我的梦一样很简单,做个有毅力的人,让所有人爱上体育,让人们健康并快乐的活着。

  我一直在想,假如刚到英国人生地不熟时,我放弃了我的习惯,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成就了。其实梦想很简单,沉静自己的心,听到内心的声音,了解自己真实的渴望,然后一步一步实现梦想。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