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i
Weill Cornell本土详细面经分享
寄托天下 2016-02-04 22:14 我要评论 浏览4694次

因为自己在准备面试的时候感觉能找到的面经很有限,总是心里发虚,所以打算把这次经历絮叨絮叨,内容只是个人拙见,仅供参考。略长,可以按照加粗部分选择性看,或者直接忽略 orz.


首先建议,收到了on site interview一定要接受,并且尽量协调时间和签证,越早越好。一般学校本土面试有至少两批,应该是一样的权重。但是weill邮件通知的时候只有一个时间,没有选择。其实本土面试本身就是双向选择,一半是学校在选择学生,一半是学生在选择学校吧,所以一般学校都会提供各种social场合给你和faculty,current student充分的接触机会,深入了解学校。同时也会介绍学校自己的curiculum, adavantages等等,在面试的时候往返于主要的block之间,也是帮你熟悉这里的环境。总之,是个相互了解,相互匹配的过程。然后就是,面试的时候更注重过程,我们会在那些faculty身上学到很多,在交流过程中感受那种氛围,不用太担心结果。我们面试的同学之间很少讨论面试结果(他们看来很功利),而是一直在聊projects, interests之类的。感觉真正投入进去就会发挥到最好了。


Day-n

出发之前的事宜主要就是订机票,办签证。签证唯一经验就是,毕竟申请旅游签,表太紧张,说自己玩儿去不被check的可能性更大。因为说了面试,就有可能问专业,然后要CV,CV一拿走,就是行政审查了。。。。其实建议如果有本土面试意向的,可以提早把B签证办一个,以免收到通知时捉急(我就是急的要跳墙的,因为weill只有一个时间可以选)。买电话卡,这样下了飞机就有wifi和电话很方便,淘宝很便宜200以内搞定,足够这几天用的流量。


第二件需要行前准备的就是了解面试官,我的具体行程大概在出发前不到一个礼拜给我的,然后,有3个faculty是第一天晚上同桌吃饭的,(后来得知学校是按照research interest给我们分的桌,比如我们桌的applicant全都是cancer的,然后3个faculty也是这个方向)。另外是4个第二天面试的人,分别查官网,了解其research,准备一些问题,是必不可少的部分。



day0 arriving

我是头一天晚上到达的纽瓦克机场,就自己订了机场酒店,有接机巴士(其实就是专车,老司机等了我很久貌似,然后温暖的帮我弄行李,跟我聊天,到了酒店给了3刀小费)。这里极力不推荐纽瓦克机场,又小,又破,据说周边不安全,并且第二天打车到weill花了我71刀,因为其实纽瓦克已经在new jersey了,败笔。


*关于时差:我是自身生物钟太强了么,在美帝一共一个礼拜也没有调整过来时差,直到离开那天依旧夜里精神水微信,白天头疼打瞌睡。于是第一天落地当天晚上就没睡,看了看paper,聊了会儿天,然后第二天吃完早饭后一口气睡到下午1点多。


day1 registraition+introduction+dinner

到了学校预约的酒店以后,lobby已经人满为患,然后蹭到counter check in了以后就到二层注册,选择了一个browdway show, 送了一包礼物,电脑包,布包,薄荷糖,唇膏,水壶,充电宝,帽子,围巾,水壶,薯片,水,实在是太贴心了。第一印象就是好warm~


然后大家就陆续走到了auditorium,有一个欢迎大会,各个专业混着来的,中途和几个外国人磕磕绊绊的聊了几句,好不容易遇到了个中国脸,开始巨开心的说中文,然后才得知人家3岁就来美国了,中文还不如小学生。好吧,他说帮我练练英文好了,于是继续英文聊天。


**关于program 选择,这次有bcmb,pbsb,immunology 和nuero,pharmacology的,前两者相对规模大一些,并且,不管走哪个program进来,以后都是在300多个faculty里可以随便选择的,所以,可以在选protgram时候选择相对大一些的。duke据说也是如此,其实应该大多数学校都是如此。另外一个心得就是,申请的时候不用太纠结于具体官网的要求,比如weill当时要求wes,然后往年没有,我没来得及准备,也就强申了,也没有为难我。


dinner期间,等餐的时候,先和一个越南女生一起跟两个做结构的pi随便聊了聊,人家夸那个越南女孩英文好,回应说在美国住过很久了,英文再次被秒杀orz... 不过我还是会坚持不懈不知廉耻的滔滔不绝orz吃饭的时候profA一直在给我们讲做scientist的人生哲理,感觉认识很深(必须的),然后用情也很深,讲了很多很多,不赘述,相信每个人的体悟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总体感觉就是,大家真的对science有着难以想象的passion,前面的教授也是酱紫,一聊起自己的钙离子通道就完全停不下来了。有一个梗很搞笑,A说做学术早期有3个choice,phd, postdoc,faculty选地方,如果必须crumple一个的话,那phd is the best choice,其实是为了让我们不要太紧张,因为后面的路还长(然后神补刀一句,所以你们就来这里吧orz简直逗死。A还酒后吐真言的说,我们都可想要你们了,为什么不要呢,廉价劳动力么。后来还讨论了一些争议的问题,感觉脑子一直在转转转,没吃什么东西,但是很开心。


第二天要interview很焦虑加上jetlag一宿基本上没睡。


day2 interview


这天应该是最重要也是安排最紧的一天。早餐学校介绍了自己的curriculum和advantage,一些政策之类的。必须表扬一下weill的课程, 摒弃了以往上大课考试各个基础课程的方式,而是大topic下面小topic,每个topic一个lecture加上紧随其后的small group discussion,由一个这个topic领域权威的老师负责,酱紫,等于每两天就是一个section.这个尝试是从16fall第一次开始的,感觉很符合研究生教育,以literature为主导而不是book,感觉很赞。(后来据星火说,这是他们二年级学生饱受quiz许久以后,挣扎努力向学校反映来的成果。和其他一些一起面试的通许讨论大家也觉得这个课程不是常规套路,因为他们都是已经参加了一些其他学校本土面试的学生,比较有发言权)


第一个面试的LD,年轻高产的PI,做新技术屌屌的,pub满屏的CNS。曾经是Scott Lowe的post, 然后SL说他 run他的lab四年。面试前准备了些问题,最后发现主要还是临场发挥。上来说他自己去过中国,北京上海南京都去了,我说哇塞你真棒,我都没去过南京。顺便调查了一下他喜不喜欢中国菜。让后就问了我resesach interest,我就借着顺便提到了问题环节,然后他发表了对cfp1的不信任,因为ZF号称他提高HR是因为非blunt的切口,然而TALEN也是,但并没有加强HR,表示还好之前看过FZ的paper,还算跟得上他节奏。然后又顺力,问了下他对Joung Keith他们发现的shorten variant避免 off target 的看法。再往后就聊了很多CRISPR的应用啥的。然后,我说我之前做的不多但是感兴趣,他就顺便聊到了我以往的resarch.聊得很轻松,后来得知他phd做过一个HPVE6的课题,说其target是另一个蛋白,比p53 更显著,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原来同样一个topic也可以这样花式玩儿的如此有意思,总之就是要不按常理出牌。然后,我把一个porposal给他讲了讲,他说我可以不用 cripsr试试cre,受教。问问题的环节我问了他关于怎么选rotation student之类的问题,感觉聊的很开心,一下子时间就过去了。然后有人通知他组会,我就顺便问了一下他组会频率,都干些什么,怎么选rotation student之类的问题。最后走的时候还warm的说hopefully see you this fall.(帅气老板奏是让人开心!


第二个面试,whitehouse,我要从Belfer大楼转移到rockefeller research Laboratory,中间隔了几个block,找的还算容易。whitehouse也是和蔼,同样上来就问我research interest,针对不同PI当然也要投其所好将不同的内容。问了他ctcf这样的会导致functional loop in genome会不会使replication变的更复杂,yeast 然而没有CTCF那会不会不太一样啥的,后面问了他我bioinformatics但是真的想学怎么样,他说这不就是我们phD training的任务么,来我这里的基本上都没啥背景,你愿意就能学。临走前还超级严肃的帮我查了一下天气,说周末可能会有storm,当时没有当回事,没想到最后真的被stuck 在NYC了。


第三个CM有点tough.辗转来到mskcc 的zuckerman,正好赶上他出去一下,旁边的年轻小米就开始主动跟我聊天,感觉,超级nice,后来他就把我带到office来了。让我把外套脱了因为 office里有暖气,唠了两句开始聊。这个人我准备的就是看了她的15年的nature,星火推荐的,说她非常proud of这个。这个面试氛围很奇特,她大大的眼睛感觉一直在泛光,然后各种想象未来的自己之类的,不过问research也是问的很尖刻,一看就觉得是个 rigerous的scientist, 跟她聊天很有意思也很受教。其实坦白来讲,自己细节问题回答的不太好,但是感觉至少表现了自己的passion,所以应该印象也不会太差。几个有意思的问题:1.如果你不得不放弃和science有关的任何东西,你会去做什么?(我说industry也不行?他说对啊是啊,我丝毫没有犹豫:我有自己的爱好,我会选择去hiking, cooking.如果说我在职业上的志向是做fancy的resesarch,那么当他被剥夺的时候,我选择享受生活。。。不知道,这样回答入伙。2.如果有什么可以让你放弃科研的话,你觉得是什么?我表示不懂,我说都不会的吧。他提示说,比如家庭?婚姻?孩子?父母?我回答的也很痛快,不会为了婚姻放弃(因为出发前刚刚office同事算八字我会在36岁以后结婚并且老公会对我超级好,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八字这个东西用英语,也就不跟他幽默了),但是父母的话,我会考虑考虑可能,但是我相信我的父母不会阻挠我的。3.20年后你在哪里?我总觉得这种问题是粗略的,我就说那我们一起算一算,5年phd,5年post,然后我说我希望做pi,他说在哪里,我解释了半天回不回国不清楚,我觉得都很好,看机遇,她还继续很认真地问,具体哪个大学,哪个州,天,这是美国人之间有什么秘密么,我完全不懂,我说母鸡啊,他说喔喔那好吧。反正,这个pi挺有意思的。我问他一个问题,他就开始给我画图,很陶醉。她讲完了又重复了一下那片paper的核心,我说我看过了,的确非常赞,他貌似很高兴。不过在讲自己research的时候,问到了一些我认为还很关键的小问题,我都没有回答很好,他会说,没关系这个问题并不是你的问题,这是我们training你的任务,但是记得你有你自己做pi时要blablabla,然后又开始两眼冒光陶醉的讲解,感觉深深被他的passion吸引了,这个interview虽然问的问题都挺难回答的,但是氛围就像是我在和一个wizard畅游在她的science世界(她自己说的),如果说前面两个面试有点我带动话题的话,这场面试完全被她控制了,让我很轻松。


午餐时候,program的kirk给我们讲了他的成长经历,还有很多有意思的段子,比如他回老家抓了野火鸡准备烤了吃了之前还留了点标本,回去拿显微镜一看发现有寄生虫orz然后还说味道也没啥差别。。。。。=。=Mike则介绍了自己如何从一个摇滚青年变成了一个 biologist,也感觉到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轨迹。**并不单纯的想我们这样小升初中考高考大学研究生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去参观了current student的lab,诶,全世界的 lab其实都差不多he。完后我们就到了一个休息室,一年级的学生们给我们各种答疑解惑,将他们去年的经历,为什么选 weill之类的,反正,从头到尾,包括同学,同学的同学,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没有说后悔来了weill的。(和母校形成鲜明对比orz


最后一个面试是LP,这个上来就问我对他有啥问题,然后因为他做的caner stem cell,我就问了一下当下的criteria之类的, 他开始给我讲他的slides, 这个当然是现学现卖的机会,抓准时机问问题,然后discuss应该不是错的策略,聊天轻松愉快,后来讲了一点点我的research,他貌似并不是很care.然后到了时间就把我放走了,很开心的对话。。


来带zukerman的大厅,晚饭已经开始准备了,我们在discuss面试心得,貌似大家感觉都不错。(讲真这次本土面和我之前3次skype的氛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感觉,是让你在一个放松的 setting下聊  science,而不是真的像考试一样一二三四五,但是,人家该问的也问了)可是我就在想了,他们该通过什么淘汰机制筛选人呢 orz


晚饭的时候星火就来了,然后听说晚上8点在rockefellor 有George Church演讲,这个曾经只能在youtube上旁观的人物,居然可以,亲自听了!!简直太开心。然后就果断放弃百老汇的一个什么经典剧目(当时想着,明年我来当志愿者的时候再看,哈哈也是醉了。)这个 extra bonus也让我感觉到了这里学术环境很开放,经常有名人溜达一圈来个福利(其实mskcc,rockefeller 本身就盘踞着各种大牛)另一个对这里的好印象就是,感觉faculty们年轻力量很多,整体做的都比较新,我喜欢这样的环境。


晚上其实还有想happy hour 和phd电影,可因为我实在是太累了,jetlag和紧张导致头天一宿没睡,然后又整整折腾一天,有点吃不消,就回酒店睡觉去了。


day 3.

感觉今天的行程比较水了。就听各种报告然后参观宿舍,最后临走的时候,dean的一段话,关于父母,让我又shock到。这种场合提到父母的话题是我没有想到的,说父母虽然不在场,但是却可能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中的选择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们之前的n多选择,都是他们在为我们操劳。可是现在我们长大了,这一次决定,希望我们自己做选择,而不是听从他人。深深感动到了,在当时那个气氛下,再加上前几天的印象,就觉得,非此处不来了。


后来,纽约就来了几十年不遇的storm, 我的航班被拖了又改,改了又取消,最后居然从24号拖到了26号,从拉瓜地呀转到了jfk,从AA转成了国泰,也是醉死了。(不过吐槽下,我怎么比起国泰更喜欢AA,比较新,餐也好,年纪大的服务还蛮温馨的,比那些年轻莽撞的小姑娘强)于是我就寄宿在星火的宿舍sloan house好几天,跟那里蹭吃蹭住,还在belfer完成了原本打算回国以后的UCSD面试。也是刷了一把人生经验。belfer,zukerman的环境简直好的不要不要的,快把我压到这里来吧orz...


** weill 的housing:不能更方便,宿舍楼穿插在实验楼之间,york avenue两边的几个block之间,地下都有tunnel连着的,也就是说,不要说 storm,再大的气候灾难,也不能成为你不去实验室的理由hh。逗的,酱紫方便的宿舍可以让你安心科研,间隙回寝室还能自己做口顺心饭。宿舍空间满宽敞的,一个人住绰绰有余,爸妈来探亲也是足够住的,入住的时候基本家具都给提供了,厨房虽小,五脏具全。吵吵了半天喜欢大农村,我觉得我还是爱城市,起码可以方便出去搓一顿。。weill的学生,是program support两年,完后才是老板出钱,为啥这样我也不清楚,反正这就意味着学校每个学生的成本多了一倍。招生的时候 weill也说过,我们招生并不多(bcmb招20个上下相对应150+个 faculty,其实轮转起来300+个 faculty,用他们学生的话说就是,完全不用担心没有lab要你。。。)


最最后,真心感谢这次本土面试的机会,站在各种样子的applicant之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一次早餐时kirk说的话, we speak different languages, but we are united here for the sake of science, and it’s our own language.诶,不知道是我玻璃心,还是咋着,感觉全程就是一次一次被戳。 可能weill的专业排名并不是很高,但他一定未来是走上升趋势的,可能weill 招生不多,但是international student占了很大多数。可能是我自己太嫩了,没有其他学校的on site, 没有对比,也就没有发言权,但是自己好像在York Avenue找到了自己未来几年的归属,这是skype不能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第一天的时候 directer说的,我们是在相互找fit, 我的资质一般,没有大腿,也有着一点野心,恐怕真的走了狗屎运去了顶top 级别的也会被压力搞得出点儿问题,而这里,可以让我为了自己的抱负慢慢提高。选择学校是一回事,其实进去了以后自己如何努力也是很重要的,学校已经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足够我们用的平台,剩下的就要看自己个人努力了。如果对自己的成长途径有些规划,我希望他是慢慢向上的,就像曾经在我的中学十一学校(一个没啥名气却会让十一人引以为豪割舍不下的老家,而不是名气不小却收到毕业学生各种真心吐槽的本科母校),也就是这段教育可以给你最好的上升空间,而不是和别的人比。


然后鸣谢本科就毅然考出来在weill二年级未来很可能是我学姐的星火同学,从PS帮我捋顺,到storm期间包吃包住帮我找面试ucsd的seminar room,真是“照顾”我不少,佩服崇拜羡慕,当初能有毅力坚持下来走出来。


Ok,anyway,我实在喜欢纽约唐人街的华人超市,吃啥有啥,安慰我的胃,才能留住我的人orz....


以上。


原帖作者:矻矻

原帖链接:http://bbs.gter.net/thread-1943127-1-1.html

©详细内容版友讨论请看论坛原帖,本文文字内容版权归寄托版友矻矻所有,不代表寄托天下立场。


小榜单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