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初衷|NUS ISS的SE专业介绍及心得分享
寄托天下 2015-07-01 15:45 我要评论 浏览8671次
谨以此文感谢学院里所有授业解惑的教授们,以及一起战斗过的同窗,挚友们。

我是软件工程专业第二十二届全职学生,所以通常我们在CA的第一页上都会写上SE22FT,展开就是 software engineering 22 full time。作为为数不多的攻读此专业的中国学生之一,我非常普通,普通的英文水平,普通的GPA,两学期之后勉强过线的CAP,也不热衷学校活动。唯一的不同的是我也许可能大概一定是这一届FULL TIME SE中年龄最大的学生, 1984年生,06年毕业于北京的一所普通高校,获得计算机专业的学士学位,然后参加工作。加入ISS之前,我就职于几家软件公司,担任程序员,咨询顾问等工作。可以说我唯一的优势,就是比起应届的同学有更多的工作经验,但这是否真的对学业有所帮助其实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

2013年下半年,我决定离开当时的工作岗位,开始申请海外留学的硕士过程。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对于已经离开校园多年的我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战术”问题,这更是一个“战略”问题。当然每个人在计算得失的时候都有自己的考量,在这里我们就不纠结这个“to be or not to be”的问题,我想说的是一旦你做出了这个决定,就请你全力以赴,拿出200%的热忱来回报你自己和那些在后面支持你的家人和朋友。虽然我的雅思成绩踩线,本科既不是211也不是985,GPA也不高,但所幸我毕业后一直从事计算机相关的工作,并且服务的公司在业内也有一些声誉,我也有幸得到了曾经的领导的推荐信,最后我得到了所申请的大学里绝大多数的offer。

权衡再三,我选择了NUS ISS的SE专业,主要是出于以下三点原因:

1.我曾于2012在新加坡工作了10个月,对新加坡有一定了解。新加坡无愧于花园城市之称,常年低于50的PM2.5,以及50%以上的绿化度,另在北京生活10年以上的我印象深刻。我在新加坡工作的期间,我的同事来自加拿大,美国,新加坡,香港,印度,我有幸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一起工作,他们专业,勤奋,严谨,高效并不失人性化的工作风格让我受益匪浅。比起亚洲的其他选择,比如台湾,新加坡更加的现代化,可以提供更多的IT工作机会。比起香港,尽管都是西式教育,新加坡更好的将传统文化和现代理念结合,我更容易在工作和生活中找到平衡。另外,我个人也很敬佩李光耀先生高薪养廉,精英政治的理念,简单务实的风格不也是IT人所追求的一个品质吗?这是我的一个考量。

2.我不得不再次提及李光耀先生,因为他,新加坡政府为国际学生,至少是中国学生和印度学生,提供一定程度的贷款(上学期间无利率)和助学金。总数大概能覆盖学费的70%。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虽然工作多年有一定的积蓄,但是除去学费和生活费,我还要考虑一些意料之内的费用,比如房贷,和一些意料之外的费用,比如生病。相比其他国家,选择新加坡让我在财务上有更大的空间,并且完全在我的掌控之内。毕竟年届三十,还向家里要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3.在经历了8年的职业生涯之后,难免会遇到一些困惑,心理和身体都很疲惫。我想这也许是我停下来的一个机会,总结,放松,思考,再出发的契机。

在仔细研究了ISS SE的相关课程之后,我认为这个专业的课程都相当务实,从实际出发的课程内容可以很好的帮助我解决现实工作中的问题。并且我天真的认为本科毕业以来长期接受欧美500强企业文化熏陶和训练的自己可以轻松的掌握这些课程。

我满怀着对阳光,海岸,沙滩还有烂漫校园生活的憧憬,来到了新加坡。

坦白说,拿到offer之后我并没有认为这个course是一个挑战,而是简单的认为这是我的一个gap year或者是我多年职业生涯之后的一个悠长假期。现在回想起来,只能说当时的自己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从小学开始我就是一个彻底的学渣,事实证明这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工作经验的镀金而有任何改变,所以我就不描述自己的具体的学习经验了。我只想简单描述一下对我来说紧张而不那么活泼的学习生活。

NUS,新加坡国立大学,有着先进的教学设备,完善的生活设施和学习设施,比如我现在坐在24小时的空调自习室,落地窗的对面就是供学生免费试用的无边露天泳池。在那些自暴自弃不想放弃治疗的夜晚,我也曾坐在水边仰望夜空中最亮的星。但相信我,这永远也不是这里的主旋律,NUS 也是代表亚洲最高学术水平和最严谨的教育制度的大学之一。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业界,受到偏爱的也是那些GPA4.0以上的同学。请注意我说的24小时自习室,无论何时你来这里,你都可以看见里面坐满了学习的同学,而这样的自习室在校园里随处可见。这里就是国内流行的那张哈佛大学深夜图书馆照片的新加坡版本。尽管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同学都是来自国内的211,985大学,但是我想说的是比起那些活力四射的当地同学和欧美交换生,以及勤奋刻苦的印度同学,我们除了中文以外没有任何优势。这就是我说的为什么一旦做了决定,请拿出你全部的热忱。不要让那些可能比你聪明,英文一定比你好的外国同学们比你还努力。而正如我实习结束时,我的印度老板对我说的话,“nothing is easy”。 

ISS SE作为一门实践性及强的program,一共有15门课(4门core course,8门选修课,3门高级选修课)和一个实习项目,分为三学期。第一学期有2门core course和4门选修课,第二学期也是如此,最后一学期是三门高级选修课。还有一个实习项目以主课小组为单位贯穿2,3学期。密集的课程和花样百出的作业一定会让你觉得物超所值。我想经历过高考洗礼的中国同学,如果要简简单单的拿到学分那是a piece of cake, 但是要想出类拔萃,还是要下点苦工。

作为一个勉强及格的学渣,我想说的是我从这里学到的除了学分之外的东西:

1.为什么我们研究软件工程这么多年,我在业界还是看到那么多的失败,甚至我也经历过很多失败的项目。为什么我们有那么多完善的理论,眼花缭乱的工具,能够自圆其说的方法论还是不能拯救那些焦虑的PM,熬夜加班的工程师。一天我在翻着教科书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事物是在不断变化的,我们的流程越来越完善,理论越来越先进,技术越来越完美,但是项目也变的越来越与复杂,这个博弈的过程永远也不可能停止。后知后觉的我才明白,教授们一直试图教导我们的是找到最合适的方式去解决合适的问题的能力,因为现实中永远不可能出现用矩阵a解决问题b的完美环境。解决问题的能力,是应对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的唯一武器,而我们在作业中不断重复的理论,方法,体系就是让我们在耳濡目染中潜移默化的学习和接受这种能力。当然在我之前的工作中,我也解决了很多问题,一方面是前辈的教导,一方面是自己的摸索,但是能解决的问题的方法并不一定是最有效率的方法,在ISS,我也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固步自封,要去倾听,学习,提问,打开自己,这也是我们这里来的另一目的吧。我想用中文中“学以致用”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来形容ISS的教学风格。

2.ISS的课程多是以team为单位来完成作业,通常在CORE COURSE和实习项目中我有一个固定的团队贯穿三个学期,在选修课中我还会有一些自由组合团队的机会。这是一个很科学的设置,即使在业界, 那个依靠天才程序员单打独斗的时代也早就过去,领袖的魅力固然无可替代,但是团队的成功才是大势所趋。适应团队合作我想这也是学院的目的吧。我们的团队一共有6个人,除了我来自中国之外,其他的5个同学都来自印度。从一开始的沟通困难,到后来的顺畅自如,我们跨过了文化,年龄,背景,种族,性格的差异,我们一起经历了第一个ca,第一个presentation,还有最艰难的实习项目。还有那些挑灯夜战的不眠之夜,那些完成任务之后的喜悦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那些珍贵的瞬间,我们记录在胶片上,更会印刻在心底。我们学会了包容,理解,珍惜,我想这些就是我们中国人说的同窗之情。意想不到的好处是,比起那些中国同学比较多的学院,我有更多的机会主动或者被动的练习英文,学习用西方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和解决问题。

3.因为ISS的课程包含8门选修课和3门高级选修课,我有机会根据自己的背景或者兴趣选择自己的学习方向,相对的自由度能让你在选择的过程中更多的了解自己并弥补自己的不足之处。另外在选修课中,我会有很多的机会和part time的学长们一起学习,组队完成作业。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丰富的行业经验和专业严谨的风格也让我获益良多。

转眼已经到了第三学期的末尾,临近毕业,这段旅程将要结束,我们都要从另外一个起点再次出发。虽然我的CAP还是很难看,一年半的学习生涯也难言成功,但我尝试要告诉大家的是我听到的,看到的,学到的点点滴滴。也许你们还在彷徨,犹豫,不知道到那里去或者为什么而来,希望我的故事能够帮助到你。

在NUS,我最喜欢听的歌有两首,一首是宋东野的《安河桥北》,另一首是逃跑计划的《夜空中最亮的星》,我时刻提醒自己,要在不断追寻前路的过程中点亮自己心中的火焰指引方向,也不要忘记自己的初衷,保持一颗赤子之心。

最后,再感谢NUS ISS的师长和同学们,谢谢你们。

请勿转载  :)

原帖作者:zgyxvxiao
原帖链接:http://bbs.gter.net/thread-1848470-1-1.html
©详细内容版友讨论请看论坛原帖,本文文字内容版权归寄托版友zgyxvxiao所有,不代表寄托天下立场。
  • 相关阅读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