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i
外籍公民想拿中国“绿卡” 海外华人成主群体
环球网 2015-06-15 10:57 浏览1704次

要让更多人觉得“拿中国‘绿卡’特别有面子”


俄罗斯青年安德烈把“绿卡”说得头头是道,说明他是做过研究的。《环球时报》记者问已经入乡随俗的安德烈有没有想过申请“绿卡”,他说身边的外国朋友还没有一个拿到“绿卡”的,“我爸的朋友也没有,他们都是做贸易或咨询,没有足够大的投资,也不是全球500强的老板”。安德烈说他其实想过,是否能按特殊贡献类尝试申请,毕竟不像投资、任职类有诸多硬性规定。但安德烈已知难而退地表示:“前段时间我一看新闻,北京首钢男篮外援马布里作为特殊贡献者去咨询申请‘绿卡’的有关程序,哇,我还是算了吧。”


常年旅居上海的法国人昂力则准备一搏。昂力在一家语言机构任职,过去5年里,他经常为中法文化交流活动做志愿服务。昂力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不知道这够不够特殊贡献,那个规定很模糊。”昂力已经请所有他服务和合作过的中方机构出具材料,以证明他“对这个国家的贡献”。


中组部数据显示,至去年5月,中国“绿卡”持有者来自91个国家和地区,人数较集中的依次为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分析,其中主申请者占不到1/3,剩下是家属,引进人才以海外华人及归国留学[微博]生群体为主。


据了解,持“绿卡”的投资人员主要是回国投资的外籍华人。对此,国内知名移民[微博]法学者刘国福认为,中国现阶段引进人才以华人居首,其中又以“千人计划”引进的归国留学生占据大半,是正常现象。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发展中国家吸引人才的首要途径是海外本族裔回国,这并非中国特例。当前国际人员流动的趋势是,由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的仅占人员流动总量的3%,而发达国家之间、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横向流动较为活跃。刘国福说:“中国现阶段的经济发展水平决定你只能努力去吸引发达国家的人才,但同时,可以注重从发展中国家如印度、巴基斯坦、南非等国吸引人才,这些国家的顶尖人才非常优秀。”


据刘国福介绍,中国“绿卡”政策最急迫要解决的问题是,打通工作签证转换为“绿卡”的通道。他认为:“持工作签证的在华外籍员工超过80万,‘绿卡’只发了几千张,我们现在政策规定是领导,有职称,才能换‘绿卡’。有技能的就是人才,不是当领导的是人才。”


《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中,多名持或未持“绿卡”的外籍人员认为,中国“绿卡”更像是一种荣誉身份,代表中国政府对外国人贡献的认可。就像安德烈说的那样直白:“拿中国‘绿卡’特别有面子。”现任宝马(中国)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菲利普·艾勒今年4月获得中国“绿卡”时,有地方媒体称,他“先后促成多家国际知名企业落户沈阳”,其申请“得到市领导的高度重视”。


王辉耀认为,这表明政府管理思路的保守,“绿卡”是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人才竞争的政策性工具,而非荣誉授予。王辉耀经常听国内一些创新企业说有聘用外国留学生的强烈需求,但没有相应居留政策。他表示:“有志于留在中国的外国留学生是不是没有引入价值?在非经济、科研领域积极贡献个人力量的外国人是不是没有引入价值?当然不是!现在国外给外籍毕业生3年或5年实习签证,等你积累足够资历,可以申请绿卡,然后可以申请国籍,这是给了人才一个可预期的上升通道,人才引入是一系列配套政策。来华外国留学生就觉得,我也留不住,那不如早点回国作打算。”刘国福告诉记者,他已经着手研究以北京为试点的外国留学生在华实习计划。


持“绿卡”者想得到更多“公民待遇”


中国政府部门一直在做放宽“绿卡”申请条件的努力,也在给予“绿卡”持有者更多的“公民待遇”。而此前,中国“绿卡”的功能仅限于居留期限不受限制,出入境无需签证手续。本月8日公安部发文,将可申请“绿卡”的外国人工作单位范围扩大到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外商投资研发中心等7类企事业单位。王辉耀认为:“外商投资研发中心被纳入其中是一个突破。但也仅有这一个,大量科研人员集中在企业里,大的互联网企业、联想、华为以及中国现在兴起的智库要引进外籍人才,都不在这个规定范围内,政策开放的步子迈得还太小。”他说,中国从引入外资到引入“外才”,“要大步走,甚至跑起来”。2014年9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会见外国专家时表示,要让外国人在中国拿“绿卡”更容易,来华开展教学研究、投资兴业更便捷。


《环球时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绿卡”持有者在出入境时感到便利,但现实中“绿卡”所具有的“公民待遇”还常常不能兑现。刘科提到,他在国内出差时,一半酒店认‘绿卡’,一半只认护照,用“绿卡”没法在国内做金融投资,在一些高新开发区注册公司也不认“绿卡”,还是要求按外资办。


在刘国福看来,现在“绿卡”发放数量还相对太少,管理分布在多个部门,“到地方一级,可能不会为这区区几千人去下文传达,做系统调整,只有放宽‘绿卡’门槛,扩大持有者规模,才可能突破这些障碍,同时做到让外籍人才更好地与中国社会融合”。



  • 相关阅读
小榜单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