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i
申请总结,兼论跳板。
寄托天下 2015-03-19 10:33 我要评论 浏览5247次


0.简介



今早起床再吃两拒,攒齐7拒,于是决定来召唤神龙。


1.背景


南开经院+应用数学辅修,数分(82,66,68);高代(86,78);概率论,ODE,泛函,抽代(~90)和一堆经院水课。均分87~88,排名12%左右。


T 107(23) G 162+166+3

LSE EME 3rd/29,Ely Devons奖,1*summer RA,1*part time RA at a top 5 institute。part time因为签证原因一直远程操作。我一直以为我选了比较难的课但是最后分数却很高,说明了本人格局的狭隘和眼界的拙劣。


T过期了,重考112(26)


推荐信 1*summer RA老板(full prof),1*LSE lecturer (tenured associate),1*本科毕业论文导师(not known at all)


没用第二个RA老板的信的原因是没有face to face time,心虚...但是能进唯一一个top10靠的就是他的connection...

其他关于LSE的信息可以搜索本版。


2.结果 (all econ dept.)


In: Berkeley($$$) (Attending); LSE MRes/PhD ($$)
WL: Northwestern

Out: MIT; Harvard; Princeton; UCLA; NYU; Yale; Columbia (7)

没申UChicago和Stanford

这个结果不能说不满意,Berkeley的development和public/political都还不错。加上系里把研究生院的奖补到28k了,看来没有理由不去了,这对一个阿森纳球迷来说绝对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当然从第三年开始15-20hr/wk的teaching duty可能是个concern。

另,Berkeley似乎没有perlim。只有第三年结束的时候有个oral exam?


3.如果再申请一次会做些什么?



好好选推荐人,我选了一门绝对分数最高,排名最差课上老师的信。另:urch有很有意思的rl模板哦。


http://www.urch.com/forums/phd-economics/86397-gift-future-applicants.html

另外,这个FAQ也值得一看


http://www.urch.com/forums/phd-economics/99553-faqs-about-graduate-school-economics-links-useful-threads.html


我的好基友Yann也有三篇申请总结,在


yannkoby.weebly.com



4.“跳板”



从前有只牛在UChicago和Princeton之间摇摆不定的时候,几乎所有faculty feedback都是 "conditional on you being a good economist, the differences among top 10 schools would be marginal"。


对所谓的“跳板”来说,虽然情况更加复杂,不确定性更大,但总的来说,conditional on you being a promising researcher, the difference among springboards (sb) is marginal。

虽然有些学校是有upper limit的,i.e.这些学校的资源alone无法把star推到top10。但人是可以没有upper limit的,就像人是没有lower bound一样。学校没有的资源并不意味着你就不能自己去取得(同样的,学校的资源并不能assume你就一定拿得到)。


今年有陆本版友 Storm 也拿到了很好的top10录取,据他的总结也是靠initiative找到的outside resources。


如果只是想接触主流的经济学圈子(用于找RA),那么其实不top的学校也有很多机会(比如我在CEP做RA的时候就有华威的同学来做)。再比如NBER上面的信息,更别说学校里的老师了。when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

那么好跳板是怎么定义的?


我认为能提供足够的connection,或者能够提供足够的skill使得你能运用这些skill找到外部的connection的地方都算是好跳板。rigorous coursework并不是必不可少的(当然,是指对申请的影响而言的,跳到好项目了能不能thrive甚至survive就是另一回事了)。


但是如前所述,对一个来到异国他乡毫无(学术)根基的学生,coursework能够建立你的skill/connection,能够distinguish you from others。正是这个原因,使得rigidity of coursework成为一个好“跳板”的good indicator。

Storm在他的总结中认为TSE并不是一个好“跳板”,因为他认为他申请的关键是在Columbia GSB的RA。然而他也认为在tse的训练是他能够拿到RA机会的关键。


如果我们把“跳板”定义为广义地提供connection/potential connection的地方,那么tse, lse, cemfi以及其他很多学校都是很好的”跳板”。就像我一开始说的,学校可能是有上限的,但是人是没有的。


©详细内容版友讨论请阅读原文浏览论坛原帖,本文文字内容版权归寄托版友zerostuck所有。未经原作者允许,谢绝其它平台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相关阅读
小榜单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