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i
为什么大家要去香港这种民粹聚集的地方学人文社科?
寄托天下 2015-02-15 12:23 我要评论 浏览5264次

ym777


潜了几天水,对此事很不理解。我本人在HKU交流过一个月,完成后就立刻放弃了申港校的想法。我的感觉就是那里学术氛围很不开放,一点都不欢迎新思维。举个例子,HKU校园里到处都是民主墙这样的东西。这样怎么能客观的分析25年前的那个事情?就我的本科专业而言(政治和历史),感觉还是北美靠谱。


halo4587


反正我是不会去的,将来如果有机会做faculty也根本不会考虑。


小猪一帆


港硕冒个泡,大三在香港交换时,有一门课叫 Hong Kong history and Culture,老师基本上是以香港是个受害者的角度来讲这门课的,称BJ 为grandfather。来读MA后,虽然也有个别老师有Biased,但是还是有很多很出色的老师。当然我不走学术= =


AKImusig


谢谢信息分享!我也觉得选择北美比较好,学术氛围比较开放。


天然礦泉水

我是台灣人,沒在香港讀過書,但說說我們學校也就是我身邊的學術跟社會氛圍

台灣算是受美國思想影響比較重,甚至因為一些歷史延續下來的氛圍,即使到現在,除了部分思想比較開放或進步的朋友,很多人尤其是長輩,還是會有反共(激進點會反中)或是民主至上的思維(當然也有少部分主張回歸威權統治的聲音),在某些開放性的議題也不太能讓不同的意見去聲張

例如我學的領域會討論到廢除死刑,我目前實習的組織也有處理到死刑存廢的問題,但如果在網路上主張廢除死刑的觀點,大多數網民不會去細讀或是深思你的思想,而是會一面倒的在下面留些,類似「這麼喜歡廢死就讓你們的家人被殺殺看再來原諒兇手」之類的話,總之是激不起討論的

另外一個就是我們台灣有經歷過白色恐怖的時期,現在必須要處理的就是轉型正義的問題,其實一開始台灣的轉型正義做得非常差(現在仍不好),在歷史氛圍及事件處理手法中很多真相被掩蓋,大家都認為多數人是冤死,但其實不然,在國共打仗後國黨撤退到台灣來後的確有很多促統或促獨的份子被處決,但為了請領事後補償(真的有反動思想無法拿到補償,但一般的轉型正義是必須有賠償的)而宣稱自己或家人是冤枉的,導致很多歷史真相跟當時的思想發展被掩蓋。但在真相一一揭露後,卻從還給受害者家屬正義的輿論變成有人說「若當時不這樣殺現在台灣也是共產黨統治了」,我在這裡不表明我的政治立場,但應有的真相跟家屬的公義卻單單因為政治立場(民主或獨裁,統一或獨立)而被掩蓋了

其實我在進入這個學門之前的思想也挺狹隘,但接觸了更多思想卻發現事情都是可以討論甚至辯論的,不是非黑即白的,例如資本主義好還是社會主義好,其實沒有一定的答案,能夠相輔相成搞不好還更好;保留死刑好還是廢除死刑好,提出學理證實哪個好,有沒有替代方案


民主到底好不好、是不是唯一信仰、好在哪裡?這些都要經過深刻的研究討論,甚至是長期的歷史經驗才能得出稍好的結論(甚至隨著社會變遷不會有最好的答案),但這些在台灣社會都激不起討論


不過幸運的不知道是入對系所還是遇到好老師,在班上各種思想都會學到、都會討論到,沒有好或不好,只有如何實踐或是如何對人有益

會討論這些是因為在這個版,我相信大家都是思想開放的,不會像在天涯或台灣的PTT一樣,風向不對就被大肆攻擊


而我相信社會科學之所以為一門「科學」,是因為我們都在追求客觀的真相或學說理論,而非先入為主的判斷哪個學說好或不好


雖然對政治學甚至是政治理論這個領域來說,台灣比起歐美還不是很成熟,不知道香港的學術氛圍是如何的

最後就是希望我舉的例子不會給大家不舒服,如果會的話我還是自己刪除好了


還有原本在這裡發文我都會轉換成簡體字方便大家閱讀,但今天實在沒有時間,有閱讀困難的話還是先跟大家說聲抱歉了

mokpo


我们学习的都只是“方法”,包括认识世界,认识历史,认识人的方法。相信大家无论在哪儿学,学的都是方法。学来的方法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世界,这才是最重要的。


behappylil


本人港本,非常同意楼主!千万别来香港学社科、文科,尤其是政治。民粹盛行,来学习绝对能被气死。不止是个别教授的问题,是整个社会氛围。香港现在只适合来干金融+不介意蜗居+政治冷感的人。再过个20年香港都不知道啥样了。另:楼上台湾同学码字辛苦了!


sammyhu


我一直不支持去香港读书,如果是为了申请美国的更高学位,美国大学很看重中国大陆的名校学位,起码在我的领域,北大毕业相比港大毕业,含金量绝对高。国内主要是老师家长都不懂,跟着媒体忽悠。

台湾的朋友发言很用心,不过我觉得北美的学术氛围也就是强点有限,问题多多。相比港台,大陆的东西虽然粗糙,但是颇有批判精神,未来能对西方学术进行反思的恐怕还是要靠大陆学界。

留美的台湾学生、香港学生,海归后老老实实的按照美国教授教的去执政、去研究社会(包括美国左派的废死理论),大陆学生往往能跳出西方学术的束缚,从更高的境界提出他种途径。我当年初到台湾很喜欢,后来呆久了就发现台湾精英严重的自我殖民心态,不敢对欧美日的东西提出任何质疑。文化创新变成给他人做注解的小修小补,十分令人失望。比如太阳花运动,完全就是西方左派社运+本土民粹的集合。其中自我矛盾之处颇多,但是一句“爱台湾”就可以百毒不侵了。占中也是如此。


原帖作者:ym777

更多讨论:http://bbs.gter.net/thread-1803411-1-1.html


©详细内容版友讨论请看论坛原帖,本文文字内容版权归寄托版友ym777等同学以及寄托天下所有。未经原作者允许,谢绝其它平台使用整体或任何部分的内容!

  • 相关阅读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