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i
中国女留学生骑车独自横跨美国 幸一路遇好人
中国新闻网 2014-09-04 10:10 浏览3679次

4490公里,历时32天,从美国西岸圣伯纳汀诺出发,穿越亚利桑纳、新墨西哥、德州、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最后到达东南角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来自中国上海的女留学生胡晓璐,“独行侠”自行车横跨美国,今年暑假非常与众不同。


“所有人都问,为什么,这个已经很模糊了,我并没问过自己就去做了,但清晰的是在回程之后得到的答案是:与孤独和解,和真正的自我同行”。


从上海到瓦伦西亚加州艺术学院(Valencia CalARTs)攻读电影编导,今年是胡晓璐在美国的第二个暑假。“从开始萌生念头,到网上查询线路、买自行车准备行装,到正式出发,前后不到十天”,胡晓璐开玩笑说,出发匆忙,是担心自己被吓住不敢迈出第一步。


虽然出国前曾自驾游历云贵高原,这次独自出门却没敢事先告诉父母,出发后两三天有同学打电话询问暑假怎么过,得知胡晓璐人已在独自骑车横跨美国途中,大家都大吃一惊。


“当时我去买自行车,告诉车行要横跨美国”,车行说,这么远的路,至少要买3000元的,没钱也至少要2000元的,否则不安全。还是没钱,胡晓璐最后选择一辆600元的自行车,左边三档、右边八档,“但我后来发现这些功能基本没有用上”。


出发前到加州自行车俱乐部网站上查到自行车横跨美国地图,“上面有路经的所有加油站和露营营地地点”。安全起见,打电话向国内曾经独自穿越川藏公路的自行车高手请教,“出发前一天自己将自行车重新组装”,同时备好四套内胎和补胎工具,两套外套,简单行囊,整装待发。


“路途中两个最忠实的伴侣,就是自行车和沿途每天的太阳”。


“我原来以为不就是骑车吗?简单”,胡晓璐说,没想到从加州亚利桑纳,第一天才骑了七、八个小时,屁股就肿起来,头皮和耳朵严重晒伤,没两天就开始化脓。很多路段连续断断续续上坡下坡,只能推车步行。最长的时候,几乎一整天不见一个人影,眼前只有看不到头的路和不时跑出的野生动物。


“后来发现最好的办法是将自己的脸部全部包起来,长袖长裤”一来挡风挡暑,二来可保护自己。


胡晓璐回忆,最长的一天,她连续骑车14个小时,因为前一天晚上从加州进入亚利桑纳,错过“吓人的小客栈”,只能在途中一家麦当劳休息,但麦当劳不允许睡觉,最后只能清晨5时再出发,连续作战。


她表示,出发前,她曾指望路上会遇到一些骑车族,能够同行,没想到可能是夏天太热,单骑者很多都往北走,去东南部,居然没人。


吃在加油站和沿途的快餐店,住宿则一半是在营地自己搭帐篷,小地方的营地一晚十元,在阿拉巴马海边的高尔夫球场边上的营地,则要32元。“偶尔也会住进小客栈,或陌生人家邀请去家里”,胡晓璐说,“大多数的加油站都会不时有人前来搭讪,听说情况之后都热情给予帮助”,她说,言谈中感觉善良真诚的人家,她会接受邀请,也为省钱。


胡晓璐说,一路上遇到的人几乎每个人都提醒她“不要轻信任何人,但幸运的是,她“一路遇到的都是好人”:在亚利桑纳爬山时,农场的一对老夫妇邀请去他们家过夜,不但做很好的可口饭菜,听说中国女孩独自出门身上只有一把水果刀时,特别送她一把刀防身;在凤凰城,一个自行车行老板听说女孩独自一人横跨美国,特别送给她一套自行车脚踏板;在德州奥斯汀,自行车行老板免费为她添加行头;在新奥尔良,同是自行车爱好者的房东不但免费提供住宿,还专门准备一大堆好吃的,送女孩上路。


“很多人看我在烈日下骑车,都会停下来问要不要搭顺风车”,胡晓璐说,在德州她遇到一个老头,当得知她身上只有一把刀时,非要将自己珍藏的一把手枪送给她。


中国女孩的特立独行,让老人特别感动,“如果我再年轻一点的话,一定要娶你做我老婆”,豪爽让胡晓璐相当感动,“可惜他比我爸爸年纪都大”。


一个多月横跨美国,各地不同的民风民情,给胡晓璐留下深刻印象。


“加州人热情、亚利桑纳淳朴、新墨西哥州粗旷、德州彪悍豪爽、路易西安那平静悠闲、佛罗里达好像加州,形形色色”,胡晓璐说,一路上各地有各地的趣事,人情大不同。


在新墨西哥的途中一个很小的城镇Alpine,她吃惊的发现居然还有一家不小的中餐自助餐店,华人老板不但盛情招待餐饮,还邀请她到家中免费住了一个晚上。


地广人稀的德州,则用了九天才穿越。


正当她在夜幕中准备在路边休息时,来了一位边界巡逻队员,告诉她当地附近就是监狱,非常危险,而且日前正发生谋杀案件,男凶嫌在逃,属高危区。最后边界巡逻队员不但用车将她送回小镇过夜,而且第二天如承诺将她送回原地,“我第一次坐上警车”,胡晓璐表示,当时她看警车天花板上挂枪枝,随手就可以拿到”。


因为舍不得阿拉巴马海边渡假村每晚高达300元的住宿,胡晓璐在美国东南部夏天的雷雨中渡过27岁生日。


“其实这一路开始有一半时间都在痛恨自己”,她表示,每天都会碰到问题,要不是上坡不断,要不是轮胎坏了、烈日暴晒地上滚烫,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要不就是逆风行车,或道路崎岖,暴雨横行,腰酸背痛,“但再苦再难的旅程,总有一天会结束”,胡晓璐说,她的结论是,当一切结束的时候,她将非常怀念这段旅程,“所以何不现在就享受这点记忆,何不哼着歌走过这段”?

  • 相关阅读
小榜单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