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i
Stanford LLM读后感:斯坦福的讲座及有趣的老师
寄托天下 2014-07-30 09:25 我要评论 浏览5531次
[align=center][attachimg]5630[/attachimg][/align] [font=微软雅黑][size=2] [/size][/font][b]Part I [/b][font=微软雅黑][size=2][b]Law, Science & Technology项目[/b] 链接:[url=http://www.gter.net/a-21325-1.html]http://www.gter.net/a-21325-1.html[/url] [b]Part II 斯坦福的讲座[/b] 进入斯坦福,一个前所未遇的世界就被推到了你面前。是的,是用推的,哪怕你没有主动去寻觅,都可以有铺天盖地的资源淹没你。学校每天都有丰富的讲座提供,涵盖各种我没有想象过的话题。这里毕竟是硅谷,汇聚了无数顶级的科技公司,还有充满梦想和冒险精神的创业者。要开讲座,到Mountain View拉个人来随便聊多方便。而且不论演讲者有多牛,大家都是抱着讨论的心态来参与,而不是战战兢兢来聆听权威的教导。讲座的另外一个特征是向社会公开,故参与讲座的人不独来自学校里面的,还有很多来自四面八方的社会人士,甚至可以看到很多头发花白,已经超越中年级别的爷爷奶奶来听讲座。活到老学到老大概便也是如此了。有此榜样在前,年轻人如何能够不倍加努力?高度的开放、平等、自由,是国内大学难以体验的氛围,所以在沉重的reading之外,我也常常抽出时间去听各种各样的讲座。 参与讲座的第二个原因,当然是因为有吃的(嗯,没错!这很重要)。以法学院为例,午间讲座一般都提供午餐,晚间讲座提供点心,每周至少能吃个两三回。因为提供餐点是默认选项,所以不提供餐点的话会明确提示。要注意的是,因为餐点数量有限,所以最好先预约RSVP,否则供不应求的时候没有RSVP的人只好饿着肚子听讲座(我饿的时候什么都听不进去呀!)。 参与讲座的第三个原因,是因为除了学费以外我还交了近上万块的社团活动费,得去多听多吃回本…… 讲座的内容究竟有多么丰富呢?光是法学院内部的讲座就几乎天天都有,还不止一个。曾经听学生代表说过,法学院的目标就是让刚进去的1L学生头一年里天天都有免费午餐(笑)。举个例子,曾经在一周内我连续听了好多个讲座:周二的讲座讲互联网环境下的trespass,周三讲LA的娱乐业法律师讲他的从业心得,周四的讲座是如何用IP提高发展中地区的社会福利。在路上碰到个同学,他可能会开始谈他最近在做的项目或者写的论文题目;碰到几个人聚在一起,他们可能在聊感兴趣的创业想法。每天周围都充满各种各样的Idea,每天都有新知,都有人在做一些令你惊奇,而他们相信能够令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事情。在这样的氛围下,很容易鼓动学生萌生同样的想法,想通过自己的创意改变世界。学校里还常常举办创业推介会,为学生们的项目吸引投资。这也是硅谷得天独厚的一个地方,VC和天使投资人在这里十分普遍,学生们能更容易找到资源来实现他们的想法。如此软硬件俱全,斯坦福的学生创业率很高,有它的传统在。 在这样开放、平等的氛围下,也诞生了一种“喝咖啡”文化——好吧,其实是搭讪文化。就是,在学校里面常常有机会被人搭讪或者搭讪别人去喝咖啡聊天。这其实就是Networking的一种,搜索感兴趣的对象,找出彼此之间的联系(校友、同乡等等等等),然后凭借此搭讪人家出来喝咖啡、聊聊人生观。硅谷那种深入骨髓的平等、开放态度在此又起了作用。即使对方是大咖,只要你想谈的东西有意思,人家就会愿意跟你谈。这在国内恐怕是不可想象的吧。对于LLM来说,学校南方有一大片的律所,步行或者坐学校巴士可以到。所以不妨搜索这片律所里有没有你感兴趣的人,然后发个邮件什么的去搭讪聊天,既是推介自己,也是听听前辈心得的好途径。我就试过发邮件约校友见面,人家虽然是Partner级别,还是十分乐意抽出时间来跟我见面闲聊。当然,被拒绝的情况也碰到过。可是人生那么长,总是会收到几个rejection。只要想想人家Partner一个小时的billable hour rate是多少,多么有回票价,就不必害羞,腆着脸皮去搭讪吧! [b] Part III 记Daines[/b] Daines是教Corporations的。这门课对CGP的同学来说似乎是必修,对咱们LST的并不是。若非为了纽约bar的选课要求,我可能不会选,但是现在回想,选了这门课真是太好了,因为教这门课的是Daines. 开课之前,已经有前辈告诫Corporations是全法学院课业最重的课程。前辈所言不虚,Corporations确实是我一整年中遇见过和听说过的最累的课程。Reading多——课本、法条、extra reading一个不落;作业多——单打独斗型的,小组共同写的、还要跑去外面见律师;加课多——讲解金融术语,加课;讲解习题,加课;考前复习,加课;课堂提问多——Daines那张嘴呀…… Daines的泼辣风格于第一堂课便彰显,且让我大概地原话重现——“你们来这门课上学什么呢?我不会教你们案例讲了什么、法条讲了什么,这些课本上都有。如果你们只是想学‘What’,我的建议是——go to a cheaper law school. 他们就能教会你what。斯坦福之所以收这么贵,因为我们教你‘why’, 为什么法律这么制定,为什么案件这样判,这些对你们以后执业有更长远的作用,而不是三五年后可能就更换的black letter law。” 这是Daines泼辣风格的体现,也由此奠定了读Corporations的reading要读三遍的基础。第一遍先读事实,弄清楚股东们董事们经理人们债主们各种于公于私于普通股于优先股的复杂关系。这一部分Daines上课的时候是完全不会讲的,所以如果不读清楚,根本跟不上Daines的思路。第二遍读懂法官们的ruling,这一部分Daines会选择性的讲一些不讲一些。第三遍要边读边思考why, 法官们为什么这样判,而我自己认为这样判决正确吗?一边读一边要花费大量时间思考,所以尽管Corporations的reading骤眼看上去不多,读起来却非常费时间。第三遍的内容才是才Dainse上课的重头戏,Daines往往借着这些案件点评各位大法官,无论这位法官腕儿有多大。即使是Cardozo法官在经典案例Salmon案中的判决,在他的经济学分析之下也是个以道德观念强加于当事人,不合市场规律判决的先例,这是他泼辣风格的又一例证。 Corporations之所以叫Corporations而不叫Corporation Law,因为它不教law。Daines投行的出身,没待过律所,上课内容至少一半是经济学分析。Agency cost和incentive alignment是永远的关键词,所有的规则都是为它们服务并因它们而变动。公司架构和法律制度的核心是分配Shareholder和Director/Officer利益的猫鼠游戏,偶尔加入其他配角(例如creditor, community)作为公权力policy插手的借口。换一句话来讲,可以把公司视作一种private contract, 现行的规则大部分是default rule, 给准备缔约的市场参与者提供范例和补充,节省交易成本。而法院会在市场失衡的时候插手——尽管在Daines的眼中他们时常插错手。 我在国内没有学过公司法,不知道国内的教学视野是怎样。同是国内来的从事公司法律业务的同学说,学了美国的公司法后,觉得中国的公司法真在襁褓之中。于是我想起我司考复习时看过的公司法,当时只觉得什么三分之一、四分之三的表决规则记得人好混乱。如今再看,发现公司法俨然有趣味在。想想在今天我们都把公司制度视作理所当然,但公司其实是19世纪才出现的一种制度发明,是人类合作组织形式的一大创新。公司法的发展反映了人类合作的发展,也间接地提供了一种角度让我们评价今日众多公司组织的兴起和衰落。那些硕果仅存的百年大公司比想象中的要重要许多,因为它们是珍贵的实验试样啊。 最后,为了Dainse要唱一段,是为总结: "斯坦福的金山上法学院照四方~~~Daines就是传说中课业最重的大咖~~~~多么泼辣多么难缠做作业还要跑去外面采访~~~~~我们迈步走在~加课段考赶作业的路上~~~嘿巴扎嘿!" Daines还有一个经典的梗,戏码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为了不妨碍将要修这门课的同学的乐趣,请准备上他课的同学们略过此段。 Corporations第二堂课,Daines发了一份作业,要求大家草拟一份facebook和其初期投资人Peter Tiehl的term sheet. 第二天Daines在课堂上就这份作业提问,核心是揣摩投资人和创建者各自的动机从而达成一份双方都能各取所需的合同。这时,有仁兄举手发言: 其实我觉得Peter可能不太在乎(他投资的)钱……(大概是500万美金左右) Daines挑眉:Peter? 某仁兄继续说:Mark也太不在乎钱……(现在FB的市值是多少呢?) Daines:Mark? Are they your buddies? 全班笑炸了锅,Daines这样抓人家的称谓也太泼辣了。 某仁兄虽然被讽刺,但还是鼓起勇气坦然地道:well, I was at the same room when Peter and Mark were discussing the term sheet. I drafted it. WhaaaaaaaaaaaaaaaaaaaaaT~~~~~~~~! Daines(微笑):大家欢迎这位仁兄,他就是当年写下Facebook创投协议最初版本的律师。 这时大家才发现被Daines耍了好大的一道啊!于是在掌声中,这位跟Daines一起唱双簧的仁兄走下来开始讲述他和他们不得不说的故事。重点是,他和Mark那一伙人从创业开始就混一起,那些电影啊书啊里面的场景基本上是假的。嗯,众家腐女对Social Network的想象可以安息了。 那么,在这一系列事件以后,我们可以得出什么教训呢?Peter doesn't care about money. Go find him.你看这是多么彪悍多么泼辣的Corporations啊!! [color=#333333]原文作者:edith_r[/color] [color=#333333]原文链接:[/color][url=http://bbs.gter.net/thread-1736303-1-1.html]http://bbs.gter.net/thread-1736303-1-1.html[/url] [color=#333333]寄托天下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color][/size][/font]
  • 相关阅读
小榜单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