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i
美国华人圈渐兴“闪婚”潮 酸甜苦辣无人知
中国新闻网 2014-05-06 10:54 浏览6286次
  据美国《侨报》报道,“闪婚”一词在美国社会中的使用频率非常之高,近年来在美国华人的生活圈中,“闪婚”一词也不再是那么新鲜少见了。有些华人认为,“闪婚”是一种对美国文化的接受度正在提高的表现,但是也有不少华人在提到自己的“闪婚”生活时都会自嘲一番——其中的喜怒哀乐又有谁人知道呢? [b]  父母介绍相亲 两个月就“闪婚”[/b]   陈先生来自中国南方某一线城市,在一家知名度极高的医院担任主任医师,目前刚到美国开始学习他所申请的深造项目。当记者问及单身的他今后是否会继续留在美国成家立业时,陈先生沉默了一小会儿,有些自嘲地表示,他其实在4个月前刚结束自己的第一段婚姻,这场为时不到半年的“闪婚”仓促地开始,迅速地收场。   陈先生回忆到,一年前,已经34岁的他依然单身,这让家中的老父母非常担忧他的终身大事。常年围绕着医院手术室的他很少有机会接触到适合的单身女性。但因为在一线城市工作多年,眼界相对比较广,因此他希望能寻找到一个有着留学背景和经历的伴侣。在父母的介绍下,他和前妻杨小姐很快就相识了。   相识之初,杨小姐的父母告诉陈先生及其父母,女儿在美国读完会计硕士学位后已经找到工作,连房子都也已经买好了,如果两人能够成功,“男方愿意去美国的话我们非常支持,如果男方想继续在国内发展,我们女儿也会回国来发展。”   两个月的网上聊天后,杨小姐在圣诞节期间专门抽空回了趟国和杨先生见面,双方面对面都感觉没什么大问题,又考虑到两人的年龄都老大不小了,所以当3个月后杨小姐再一次回国之时,便与陈先生举行了婚礼。  [b] 卖房不成 妻子翻脸[/b]   甜蜜的生活没持续多久,杨小姐就因为在美国的工作需要而不得不与陈先生分居两地。因此,盼望着能与妻子团聚的陈先生努力争取到了一个短期海外培训项目后也来到了美国。陈先生说:“一是想着总和妻子分居不是个办法,担心两人认识时间短,所以想尽快要个孩子能够稳定家庭。二是看妻子的意愿更希望留在美国继续发展,自己想去看看出国后能有怎样的一番天地。”   可是陈先生没想到的是,在到达美国后,妻子总是敦促他将自己在国内的一套房产尽快出售,然后把钱带到美国来买房子。陈先生对此表示不解:妻子明明已经有了房子,且在结婚前女方也表示和他结婚并不是贪图自己在国内的房产,因此陈先生一直不同意。陈先生说,这套在国内的房子是陈先生婚前就拥有的,而且完全无贷,并且产权上只写着他一个人的名字。而当杨小姐发现自己无论怎样都无法动摇陈先生的决心后,突然间就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据陈先生介绍,自己的老父母当时正好来美国探亲,和夫妻俩住在一起,而杨小姐经常因一点小事情就吵得天翻地覆。有一次,杨小姐指着陈先生父亲的鼻子破口大骂说:“如果不是我,你们能来美国吗?”这让陈先生的老父亲一下子血气翻涌。父亲随后告诉儿子:“我立马走,这辈子都不会再来美国了。”陈先生痛苦地说,父亲回国后不久就“小中风”了,前妻的言行举止对他的父亲刺激太大。   随后,让陈先生意想不到的是,没多久自己收到移民局通知,其配偶取消了他的身份申请手续,并责令陈先生在指定日期前离开美国。谈到这里,陈先生苦笑着说:“我前妻当时一点都没有和我提过这件事,当我把那份通知拿给她看时,她只是‘哦’了一声,然后冷淡地说,‘既然你不愿把国内的房子卖掉后来美国和我一起生活,那就走吧。’我听后心在一瞬间冰凉了。”想到被气病的父亲,陈先生决定回国,并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 [b]  前妻父母挽回 始末终清楚[/b]   在得知女婿和女儿离婚的消息后,杨小姐的父母立刻来到陈先生父母家。在他们的再三解释中,陈先生了解到前妻的一切无理取闹,包括突然取消自己的身份办理申请都是在吓唬自己,目的是为了逼自己能够定下心把国内的房子卖了,和她去美国生活。但是这位杨小姐没想到的是,陈先生竟然真的会选择离婚,因此当她看见离婚书时立刻变得六神无主,希望自己的父母能够为其挽回这段婚姻。陈先生的一位朋友在得知他的遭遇后,直接说:“这个女的肯定不是爱你,而是爱你那套一线城市价值数百万的房子,早点离了也好,省的以后再出什么幺蛾子。”   记者问陈先生,在经历过这样一次“闪婚”后,他对这段婚姻的看法是否也和其朋友一样?他叹了口气回答说:“这些都不重要了,经过这次闹剧认识到‘闪婚’是真的不适合我,时间太短,对方的真正性格、人品都无法摸清,有些结婚前说的好听话,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约束力,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心难测’啊。” [b]  “80后”中国女生与美国人“闪婚”[/b]   奈奈是一名80后女生,据她介绍,自己在两年前与美国丈夫闪婚时,已经差点就跨出了剩女中30岁的“剩斗士”门槛、要向“剩天大圣”迈进了。当谈到自己的闪婚生活时,奈奈表示,自己的父母在一开始非常难以接受女儿和一个认识只不过3个月的美国人结婚的事实。   她说:“我的父母还是比较开明的,我在谈第一个男友(一个美国人)时他们并没有反对,但是这次的闪婚也许是真的超出了他们的接受程度。”据奈奈的叙述,自己在美国读书时认识了第一个男友,也是她唯一的一个前男友Mark。两人相恋3年,双方父母见过多次面,奈奈的父母也都几乎认定了这个洋女婿,没想到一遭情变,让奈奈这样一个朋友眼中的“女汉子”连续一个月每晚都会躲在被子里偷偷哭泣。   更加让奈奈无法向父母道出的是,早在父母以为她和前男友会准备结婚时,就把她的嫁妆钱陆续给她汇到了美国。而那时的她以为自己和Mark真的会组成一个真正的家庭,于是就提前动用那笔钱为两人共住的公寓添置了无数家用。可没想到,当她的嫁妆钱已经花得七七八八时,男友竟然有了外遇,并且她也明白男友的心早已经离开了她,为了维护最后一丝尊严,她没有任何挽留地向男友提出了分手。   在离开前,她将自己购买的家用以低价处理的方式大甩卖,实在卖不出也都送给了好友,奈奈说:“我当时就想着就算全送人,我也不把这些东西留给前男友,尤其是不给那可恶的第三者。”   随后,奈奈就离开了前男友所在的城市。靠着自己一个人的打拼,为了节省房租开销,她选择了较便宜的公寓,但是老旧的环境和晚上到处爬动的蟑螂让奈奈开始整夜失眠,直到后来能面不改色地随手打死一只蟑螂。她自嘲地说,搬家后自己从没敢在父母面前表露过一分处境艰难的意思,即使父母表示要再寄钱过来,她都坚定地拒绝。奈奈说:“我的父母都是工薪族,供我在美国读书,又给我预支嫁妆,已经耗费了他们大半的积蓄,如果再向他们要钱,我都过不了自己这关。”   在新城市工作不到一年时间,她很快认识了现任丈夫John,对方很腼腆,不多话,但是对她非常关心。虽然经历过一次非常失败的恋爱,但是现实生活让奈奈明白一个女孩孤身一人在外是多么艰难。奈奈说:“结婚是自己主动提出的,对方虽然腼腆,但是对待我是非常严肃认真的,因此在慎重考虑后就同意了。”但是认识3个月就闪婚,让国内的父母难以接受,父亲一直对此非常不赞成,因此在结婚那天父母也没能出席,这成为了奈奈一生的遗憾。   但是,她和丈夫John两年的婚姻生活,父亲也渐渐默许了她的闪婚。奈奈表示,自己昔日的好友知道闪婚的事后,虽然表面恭喜,但是她清楚地知道她们一定在背后说她想要美国身份想疯了。对此,她承认和丈夫结婚的部分原因是希望尽快获得身份,但最重要的一点是,独自漂泊在异乡的她实在是太累了,需要一个温暖的港湾可以依靠。(思远)
  • 相关阅读
小榜单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