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i
菜鸟港漂变形记连载之离开是为了回来
寄托天下 2014-04-17 09:20 浏览2487次
[font=Verdana,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在离别时总会有人说离开是为了回来,我欲乘风而去,破浪而回。虽要抛下香港的一切,但还是按耐不住想要在新的地方快速成长起来。站在香港赤鱲角机场的候机大厅里,我看着各个航班的公告栏,在这相同的时刻,以及相同的时空里,也有人正在离开香港。真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以怎样的姿态离开,又抱着哪种心情而走呢?是跟我一样,也是被香港淘汰掉的呢,还是把香港当成一个中转站跳去更高的地方,抑或是背水一战的追梦者?川流不息的机场,每个人除了带着行李,身上还带着属于自己的故事。[/font] [font=Verdana,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许久没有在香港机场起飞,除了之前去新加坡跟台湾的旅游,一般都在深圳飞,想不到再度站在这个机场时,我不是去旅游,而是选择离开。相比新的深圳机场,香港机场还是比较富有美感,最起码不会让人起鸡皮疙瘩。每次在深圳新机场起飞时,我都不愿看多机场一眼,那密密麻麻像蜂巢般的设计,真是非常人所能理解,艺术这种东西我还真是不懂得欣赏。之前从其他朋友口中得知深圳新机场的设计是出自大牛建筑师,一直有所期待来的。然而当自己新年回家时,才发现深圳新机场不是我的菜,或者这当中也存在设计的文化差异,就像香港跟内地一样存在着文化差异。我机械式地办理完值机及安检,那廉价航空的工作人员还一直斟酌着我的行李有没有超重,还把我托运的行李直接往运输带上一扔,态度还真够恶劣,廉价航空的服务就是跟不上,心想着以后不再坐廉航了。可还未拿到工作的我,能省还是尽量省了,我面无表情地坐在登机口外候机,回想着这一年的香港生活。[/font] [font=Verdana,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这一年,我一直住在西环,来往西环跟金钟,并没有在中大本部上过一节课,仿佛我只是挂着中大的名义在金钟上培训课而已。更多的时间,我都是待在港大,因为港大离我所居住的地方太近,可惜我所拿的学位不是港大的,而是中大的。每日在叮叮车上都跟一群菲佣挤在一起,下车后又跟上班族混在一起,车上跟车下的世界是如此的不同。叮叮车那缓慢的节奏终究也敌不过香港快捷的变迁,车轨上陆陆续续地出现一些新的叮叮车,可是我还是觉得那些旧的叮叮车才有香港特色,新的叮叮车感觉只是披着叮叮车的外貌,但实体却不是叮叮车。除了新的车辆外,叮叮车连价格也开始上涨,在这港币一直贬值的年代,物价竟然还持续上涨,通货膨胀下,持有港币的购买力越来越低了,反倒是国内的朋友持着 RMB 来港,大笔大笔欢乐地消费着,偶尔去深圳,我都觉得我持港币在深圳开始消费不起了。纵使叮叮车开得再慢,也还是无法留住香港的时间。这一年让我更初次认识香港,不是那种旅行式的认识,而是开始对香港有所了解。在这的生活,也没有想象中的容易,资本社会下的贫富差距于此也十分明显,每天金钟站都塞满了一身倦气的打工仔,从最早的一班车到最晚的一班车。这座城市可以说 24 小时都在营业,即便黑夜袭击了香港,也无法让天空变得漆黑,在这灯火明亮的城市当中,还是有不少人为了生活而上着夜班,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font] [font=Verdana,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生活的确来之不易,从最初的不喜欢,到慢慢地习惯,再到感受到香港的好,这个流程就像在餐桌上才刚刚上了前菜,浅尝了一口就被迫结账了。一年的生活其实真的很短暂,刚刚才开始想要好好地奋斗,马上就得离开。我有留下甚么吗?又或者我有带走甚么呢?登机口的公告栏从候机的状态转成登机,眼前立刻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队伍。是的,我要走了。有时候我会安慰自己,反正也没打算在香港待满七年拿香港的身份证,那迟早都是要走的,早走不是更好吗?可心中还是有一点不愤,上次跟贱熊道别时,我还笑说以后回来的话我要拿三万的工资,在他勉强的笑容当中,我还是看出了一丝惊讶,也许这句话还真不是现在的我应该说的。[/font] [font=Verdana,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踏上飞机舱后,我就正式告别这座城市,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我不知道自己往后是否再度回来。是持旅行签证来香港观光呢,还是……这一天飞机出奇地准时起飞,并没有误点,也没有航空管制需要排队等候起飞。难道他们也想让我赶紧离开这座城市吗?偶尔我也会担心,我会否在飞机要起飞的前一刻,突然跟工作人员说我不飞了,然后奋不顾身地冲下飞机。不过这种脑补的场景似乎只会出现在电影当中,我还是理智地扣好安全带。飞机带着颠簸感缓缓爬上天空,我特意选了个靠窗的位置,从窗外鸟瞰着这座城市,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然后慢慢地消失在云层当中,我的视野里只剩下一片蓝天。[/font] [font=Verdana,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三个多小时的行程后,我就跟香港分隔两地,虽然名义上没有时差,但实际上我们已存在着各种不同的差异了。迎面而来的就是嘈杂的大喊大叫,以及背后的推撞。再加上廉价航空的托运真的很不到位,等了近一个多小时竟然还没出行李,心中就火大。我联系了本科时代的好友,在机场里寒暄了一番后,就开始新的生活。坐上上海的出租车,看着车窗外那不一样的景色,这的建筑物没有香港那么密集,少了高楼大厦,多了一些新旧交替的建筑物,路上也看到不少人骑着自行车,叮叮当当地响声有点像叮叮车。车道两旁建筑物的影子打在司机前的玻璃上,一切都变了,变得如此不同,变得更加陌生。大学时代的好友小柯笑着对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窗外。一切真的会好起来吗?[/font] [font=Verdana,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 [font=Verdana,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color=#333333]原文作者:賤熊TED[/color][/font] [font=Verdana,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color=#333333]原文链接:[url=http://bbs.gter.net/thread-1716189-4-1.html]http://bbs.gter.net/thread-1716189-4-1.html[/url][/color][/font] [font=Verdana,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color=#333333]寄托天下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color][/font]
  • 相关阅读
小榜单
回顶部 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