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i
加拿大维多利亚城市札记(二)做一个梦想家
寄托天下 2013-11-28 15:28 我要评论 浏览6908次
[align=center][b]寄托天下:小舞老师[/b][/align] [align=center][attachimg]4789[/attachimg][/align]  如果你正迷茫选校,如果你正深陷final paper的苦海里,欢迎花上一些时间来读读这些文字,希望能够给予你一些正能量。   维城札记第一篇写完以后的不久,便沉贴了。   我多少有些失落,有些同学说,期待小舞老师的更新,但是,我自己也忙于学业,渐渐把缀文这些事情挪到了一边。而如今,当第一学期的课程基本完成,回到这里,想在说些什么,写些什么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也许或许,是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和感受让此时此刻的我思绪万千。   做一个梦想家   留学,生活,梦想,幸福……类似的字眼一直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不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大家都知道,而这三个月的经历,让我更加坚定了做一个梦想家的信念。   刚来维多利亚的时候,遇到了许多的中国留学生,许多寄托上的朋友,我可以感受到欣喜的背后,许多人是带着对未来的不确定与彷徨匆匆登陆,匆匆前行。有些同学略有迷茫地和我诉说,其实我并不喜欢自己的专业。   我当然不能去责难每一个人的选择,但作为一个教育学者,我自己总在想,我们这么多年的学习,最后又失掉了什么?呆在维城三个月的时间里,看掉了堪比四年本科的英语文章,论文,我在反思,是不是我们都是中国教育的悲剧产物?我似乎可以感受到每一个中国学生削尖了脑袋,想要在这个世界里出头上位。Of course,也许我也是其中之一,无人能逃。只是我们在这条崎岖坎坷,谋求生存的路上,又失去了多少风景,失去了多少感情?或许吧,某些被叫做等量代换,或是等价交换的数理原理被得到了验证。   加国的留学生,估计最多会被问到的是:毕业以后打算留下来还是回国?作为一个读文科的学生,我真的没有多少底气说,我能够留下或是怎样。同专业的另一名女生经常受到来自己住家的一些移民们的压力,诸如众人皆知的,“读教育是在这里找不到工作的”,“现在很难移民的”,弄得她非常的烦躁。为什么呢?因为这个问题关乎未来。而未来又有多少人能拍着胸脯说,我已经预知了我的未来?没有人知道。   我们常常把未来的事情看得太重,以至于忘记了脚下的路应该如何走。就像一个学步走路的孩童,看着一米开外母亲手里的彩色糖果,蹒跚地想要快快拿到手的样子。这也许也就是我们许多中国学生所背负的,背负着所谓的“未来”。我为什么要在“未来”前面加上所谓,是因为我觉得那是“别人的未来”,不是“我的未来”。生活在维多利亚的人,有些已经成了家庭主妇,有些事业小有成就,生活平静小康,于是我们常常说,这也是我要的生活。于是,我们就把别人的“现在”或是“未来”,强加成了自己的“未来”。再于是,我们就向前努力争取。   有同学说,我很现实,我看哪个好赚钱,我就做那个。如果按着我的推论,是否就是将别人的未来当做了自己未来呢?我不想批判。也许这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追求途径,一种随大流的人生轨迹,但我只希望,当你们最终实现的时候,不要迷失自我内心的感觉。一种存在的感觉,一种存在于世界物质和人类精神间的幸福感。   引述柴静《看见》里的一句话,人往往走得远了,就忘记自己为什么出发。恐怕这也是揭示了现在许多人前行路上的迷失。套用别人的未来的公式,也许对一些人是有用的,但是对我,或者许多人,却是行不通的。因为我所追求的,是独一无二的生活,是专属于我自己的传奇。我不知道有没有同学和我有一样的感受。我不想因为未来的许多不确定性,葬送掉了自己追逐的希望和动力。“读教育不好移民”、“这里做老师很难的”,“读到博士毕业都不一定留校”,诸如此类的话语,也许说者无心,但是听者却觉得莫大的打击。似乎外界所有的力量都在将这个领域里的人往万劫不复的深渊里推,都在挤兑消磨掉这里人们的梦想。   所以,我做了一个举动,我把那定睛远处的目光,放到了脚前。我用我的力量影响着周围的每一个学生。我对我的同学说,如果你身边的老移民再对你说这类话,你就义正言辞的顶回去:我就是来这里来求学,是来读书的!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书读好,让人生的经历丰富,其他我还没有想过!   这是一个梦想家的胸怀。这也是我今天起来鼓舞你们要说的。我知道还是有许多人我无法打动,因为在你前行的路上,因为这个不确定的未来里,你参杂了太多的好比家庭,婚姻,房产,父母,儿女的问题,但我只是请你安静下来,思索一下,你要什么?你内心真正需求的是什么,在那个次元里,只有你自己,请与心对话。   仰望天空,脚踏实地。   我从未融入,便增思念   出来看到世界的时候,才明白,什么叫做家乡。   和许多同学不一样的一点是,我生于上海,长与上海,在上海读大学,在上海工作。二十多年,我并没有离开过那个城市,也便被那个城市的一切熏陶了二十多年。别离了才发现,思念是如此的强烈。再听不见弄堂市井里阿姨妈妈的粗口流言,当然,也没有熟悉亲切的吴侬软语;再不见人潮涌动,再不经历那种高节奏的生活方式。没有了人民广场地铁站的熙熙攘攘,没有了十里南京路的人头攒动,听不到昔日幼儿园里的叽叽喳喳,闻不到母亲亲手做的家乡饭菜。一切都这么陌生。   来维城一个多月后,便经历了中国传统的中秋佳节,父亲倒是在微信里对我大放思念,但我不好回应强烈叫二老担心。那些日子,我清楚键盘,在学校的qq群里打下了,“我想家”这三个字,石沉大海,不再有人回应。   那些日子,我拿着我用心花去一周时间,写的小研究到学校Writing Center去修改,却被老外tutor看了一页后说:You do good research,but what you write is not an academic writing.我失落了。而另外一边,当我努力尝试去融入的时候,总感觉那么的生疏。周围的同学都知道我信基督,便每周日会去教会,可是,我在白人的教会里,因为语言,因为文化差异,价值取向,和信仰理解的不同,总感觉不深入。那些同龄的白人学生,和我自然是交流不多。我彻底失落了。   九月底,我听着曹轩宾的《好想家》,走在学校的ring road的机动车道上,顶上透圆的月亮升起的时候,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但我永远相信的一点是,即使上帝把我推到了死荫的幽谷里,也不要害怕,因为他的恩典和慈爱马上就要降临,透过患难,彰显出他的救赎。   十月事情有了转机,我和授课教授商量,是否能妥协语言问题,教授把文章寄给了TA,让她来协助修改,且说叫我不要过多担心书写,算分比重低。经过TA的整理,文章立意倒是又被拉高了一些,最后分数还是相当不错的。十月中旬,我排好了日程,抓紧时间完成了许多事情,便去温哥华参加了一个“赞美之泉”音乐事工在列治文举行的敬拜赞美会,那一次,我终于可以用中文高唱赞美诗两个多小时。在回程路上,我便明白了一个道理。   我们和西方人民的生活在两种不一样的文化价值里,我们彼此受熏陶这么多年,有些东西早已经根植在血液里,无法磨灭的烙印。我们的思考方式,说话的逻辑,语言文字的规范都不一样,即使我从小受基督教思想教育,我和他们信仰同一个上帝,同一个耶稣,但是我们在地上我们还是有不同的世俗分别的。何必融入呢?何必刻意强求自己违背心意,一定要把舌头履得和西方人一样?   我回到了国语教会的小组里,我起来做了国语孩子的老师,当然对他们这些小CBC我还是要说英语。我还是会在公开场合说中文,当然对老外还是要说英语。有时候在路上,我会唱中文的赞美诗,自己对自己说上海话。这是我的需要,且要被满足。有同学知道,有时候,小舞老师逮着机会和中国学生在一起就很要说,的确是很久没有说中文了,过于寂寞吧。   前些日子看到有帖子说,想赶快把口语练好,或者像要融入。我现在看到,倒是平常心一般对待,何必融入?何必一样呢?   在那之后,我报名和白人同学组队,在课堂里做了presentation,把中国幼儿园老师的心灵手巧和智慧创意展示给了西方人,我用蹩脚破碎的英语配上我的肢体语言,把那些玩具的设计一点点解释出来,赢得别人的肯定。下课的时候,有老外老师(我们一起读master有许多在职老师),冲到我面前,对我说:you do a good presentation!那一刻我明白,我已经赢得了尊重,我知足了。   有同学说,尽量不要在课堂里提“中国”、“中国”,其实,我的肤色根本就是向世界宣告我是中国人,这些无法避免。我们的课堂是需要通过教育的实践进行理论提升,每每讲到许多原理,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起过去和孩子们一起的经历,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的精彩故事。我会举手和大家分享我的看法,我会诉说我的故事。我不管老外听不听得懂,我不管老外感不感兴趣,我要说,因为这是我带来的所有,我毫无保留地与你们分享,我已经拿出了我的真诚,也附上了我的谦卑。   留学生活是要甘于寂寞的,于无声处,一个人的思想才能得到更深层次的炼净。我常常劝慰自己,要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正如《霸王别姬》里,张国荣饰演的程蝶衣最后记住了师傅那句话“人要自己成全自己”便成就了一代戏痴。所以,当我看到朋友圈里昔日好友出游台湾,当我看到这里的同城学生去hiking,而我只能关在图书馆里,学习再学习。   我对自己说,因为我没有语言的资本,所以我必定要比native speaker花上三倍的时间学习,比英语专业的同学花上一倍多的时间来阅读,但我今日所负之轭,他日必要成就功名。   此次出来三个多月,想通了牵绊多年都没有想通的许多事情。但我想,他预备的路甚是好的,叫我得着自由和释放。我不用再这里遮遮掩掩,我可以告诉别人我是基督徒,有人怀疑的是,我也不避讳说自己的感情世界。国外的世界满足了一个淳朴而真实的自我。   十一月的周日晚上买完菜回程的时候,遇到了一车的中国留学生,据说都是去参加“维多利亚好声音”的活动。想来,自己母校的十大歌手那会儿的风景,恐怕是早已过去了。再也没人记得当年那个“Nobody小王子”,再也没有记得那个万花丛中一点绿。我时常回忆一年半前的毕业典礼上的最后一支舞《where have you been》,远去的笑声,往昔不复。但回过头来,却知道自己如今要的是什么。本科的同学们,你们的确是该去享受刚刚展开的人生画卷,犹如当年青葱的自己,去肆意呼吸这个成人世界的纷繁气息,去了解外面世界的五光十色。而我的确是老了吧,呵呵,每每思绪得到沉淀,眼光里看尽的是自己想要的,所追逐的新的启程。   维多利亚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一个很好学习的地方,它让我的梦想变得坚定,它让我对学术充满了执着。温哥华之行的确愉快,但我看到了那里浮华,那里学生们的富庶的生活,便还是觉得这里风景独好。当然,除了这里交通不太好,这是我唯一吐槽的,呵呵~   海德格尔说:充满劳绩,但仍诗意地栖息在这篇大地上。也许这就是我可以努力去追求的吧。我写下这些文字,是为了告诉所有的同学们,不要放弃你的梦想,且积极地去追逐。   最后祝福大家期末顺利,与诸位共勉。 [b]  原贴地址:[/b][url=http://bbs.gter.net/thread-1688378-1-1.html][b]http://bbs.gter.net/thread-1688378-1-1.html[/b][/url]
  • 相关阅读
小榜单
回顶部 我要纠错